又是一个长聊,已经困得8行了,不知道能不能在混乱中总结。

Q是在拉萨生活过的人,他说,现在人家问他,多半他选择沉默。
顶多,说一句,你现在生活的地方什么样子,那里就是什么样子。
或许,对他而言,那里已经结束,或许是另一种开始。

对偶而言,或许已经结束,对西藏不失望,但对拉萨已经失望了。
聊天中,聊到了拉萨的林林总总,聊到了那些在拉萨的人们。
那些朝圣的游客们,像韭菜一样,一茬一茬的去了,一茬一茬的觉得自己被洗礼了。
那些混在那里的人,游刃有余的,自成圈子的,愤青,文青,拉飘,生意人。
那些本土的人,愤的,混的,狂热的,口是心非的,磕头的,过日子的,不知道自己干吗的。
各有各的目的,各有各的装,各有各的盘算,各有各的日子。

去年最后一次去,深深的失望。
第一次去的时候,被布达拉宫击倒的感觉,早就荡然无存。
城市化的进程,经济文化的冲击,让这个地方漫漫的被蚕食。
按Q的说法,这样暧昧的被磨灭,是一把软刀子,一点点的在剐。

无关国家,无关民族,无关宗教,就是个必然的过程。
我们打了个比方,拉萨,瓦拉那西。
在偶看来,
瓦拉那西是个千年的妖精,所有的人都是过客。它就静静着看着你们折腾。
在Q看来,
瓦拉那西被洗过无数次,每次都重生了。那是因为他们的信仰还在。

拉萨或许是个佛陀,原先可以更安静更悲悯地看着这些过客。
其实以前,它没有过客,呵呵。
但,根基变了,没了信念,在物欲的冲击下是不堪一击的。

呵呵,其实也是废话,这是个过程,整个社会是这样,没办法。
不知道,几代人后,才能回头去找回来,拣起来。
时间的轮子碾过去,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