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所有盲人一样微笑

端坐在破旧屏风之后

丝弦响起,我要歌唱了


“风吹头发像芦苇咯喂

郎在深山熬时候咯喂

熬得时候像米汤咯喂

不见妹子上山来咯喂”


像所有的卖艺人

裸裎身体,将全身骨骼

绷成弓形

可以烙上一个痕迹

一个没有形状的形状

一个伤痕


“风吹身子像草杆咯喂

郎在深山种豆子咯喂

豆子开花不开眼咯喂

不见妹子上山来咯喂”


像所有的疯子

在心脏的位置刻下你的名字

让血痕结痂脱落

你有了一个白色的名字

全新的名字


“风吹心儿像核桃咯喂

一层硬壳罩上头咯喂

核桃还有敲开天咯喂

不见妹子日子难咯喂”


像所有的死者

漂浮在以北河上

等待着,等待着

等待渔网和你的手

让它们

从我开始生鳞的身上划过

-------------

试验了几个博客,有的有广告,有的界面有困扰。
我写的这些都先贴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