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那是星夜的记忆。
河上洒满细碎的银色月光。含着蓝睡莲清香的夜风吹拂着他的前发,和冰凉的河水一起带走烈日留在肌肤上的炙热。
“要是每天都能这样就好了。”
声音的主人是个同样赤裸着上半身泡在河里的男人。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如果你每天都好好完成政务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的。”
他听见自己用冷漠的声音回答。
“好过分啊~濑人~”
对方用不怎么诚恳的声音抱怨着。他索性闭眼装没听见。
有什么扑了过来。他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听到男人在近到咫尺的地方嘿嘿坏笑的声音。
下一秒,碧蓝的河水一齐朝他涌来。

海马濑人睁开双眼。
埃及初晨的阳光穿过窗帘边的缝隙落到他的脸上。

游戏走到头等舱自己的座位前,垫着脚把旅行包放到行李架上,从里面取出一个身高大概在三十厘米左右的海马娃娃。他把娃娃端端正正的放到邻座上,在娃娃身边坐下来。
另一个他一滴汗。
/你把这个都带上了吗。/
/嗯,为了代替来不了的海马君嘛。/
亚图姆发现自己的本能正在极力阻止自己脑补。
/你真的很喜欢它呢。/
/那当然。这可是全世界只有100个,从未公开发卖过的海马君限量珍藏版娃娃哟!光是初始服装就有100套,而且后援会还在不断的开发新的款式。这一个可是特别给我留的,想多要也没有哟。/
/他本人知道这件事吗?/
/应该不知道吧?好想看看海马君知道时害羞的表情啊。/
/那个家伙会害羞吗……/
无法想象。二人同时在脑内默默吐槽。
/不过这也是海马君的魅力之一嘛。塞特君又是怎样的人呢?/
/记不太清了。印象中也是个很强势高傲的人。/
两个人私下里在一起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呢。亚图姆想。
他跟塞特的关系与其他人不同。在现世他看见他的第一眼时亚图姆就确信了这点。他们彼此都是对对方而言,特殊的存在。这点在来世也没有改变。
把所有一切全给忘光了的自己,一定很令那个男人伤心吧?
濑人,你曾说过去对你而言没有意义。可是,我并非属于“现在”的存在。
如果我抛弃过去的话,是否算是背叛了过去的你呢。

下了飞机,游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直奔博物馆找伊西斯。
俗话说得好,出门靠朋友嘛。按照“决斗过后就是朋友了”这个定律,伊修达尔的姐弟两是绝对在躺枪范围之内的。姑且不论被修理到暗人格灰飞烟灭的弟弟君心情究竟如何,当姐姐的那位倒是确确实实的买了这个帐的。
不过游戏并没有如预想般的见到伊西斯。破坏他计划的,正是造成现在这个状况的元凶——凑巧在他进来的时候正对着大厅中巨大的拉神雕像发呆的KC现任社长。
照曾经能预知未来的女神官的话来说,这就是命运的安排,赞美万能的拉。
正在游戏绞尽脑汁从自己17年的人生经历中——实际上有用的也只有一年多——寻找能顺利打搅同班同学并且不惹他生气的方法的时候,即将被他打搅的对象很体贴的——虽然必然不是出自他本意的——替他省了这个事。海马濑人一回身,赫然看见自己今生最大的对手正用他艳红的大眼睛望着自己。
“你怎么会在这里?”
果然。表里游戏同时在内心感叹。是塞特干的。
“想看看另一个我的故乡。”
“是吗。”海马毫不讶异。“跟我来。”
他二话不说拉走了游戏。
看着两人消失在大门口的背影,伊西斯悄悄扬起了嘴角。

———————三十分钟前———————
“你到底搞了什么鬼?”
伊西斯优雅地朝着冷冷向她发问的男人行了个礼。
“臣下只是想将原本属于您的东西归还于您手中而已。”
这个说法确实无懈可击。塞特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
“这个样子还会持续多久?”
“臣下也不清楚。不过臣下猜想……”
“说。”
“诸神说不定是希望陛下您能引导先王陛下。”
“先王、吗?”
对这个称呼,塞特微妙的撇了撇嘴。
“那现在的你,效忠的是哪一位?我还是他?”
非常有塞特风格的刁钻问题。不过伊西斯只是淡淡一笑。
“两者都是。”
“不愧是你,伊西斯。做得真不错。”
“能得到您的称赞是我的荣幸,陛下。”
塞特转过头去望向窗外。那曾是伊西斯见惯了的模样,青眸的王神色怅然地望着远方,说不清是失落或是哀伤。那是他只有在思念那个人的时候才会露出的表情。就是因为如此她才知道,自己的忠心不论是给哪一位王者,本质上其实都一样。
“之后的事情也交给你了。”
“请陛下放心。不知事成之后,陛下可愿赏赐臣下?”
这句话让塞特微微的吃了一惊。他回过头来看着自己从前的臣子。
“你想要什么?”

武藤游戏此刻正透过落地窗望着下面车水马龙的大街。虽然他很郁闷明明都来埃及了还吃什么西餐,但从坐在对面的人的脸色看来,多半是抗议无效,不提也罢。
不过除此之外,KC社长的行事风格确实让人无可挑剔。
在来的路上就订好了房间不说,行李也一下车就被手下接去安置好了。虽然社长本人似乎由于最得力下属预先就准备好了一切而有些吃惊,但那也只是一小会儿的事情。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唔……”游戏一只手扶着下巴,歪着头思考着。“游览一下遗迹?另一个我究竟生活在怎样的世界里,我也很好奇。”
“哼。”
男人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气音。有一瞬间游戏以为他马上就会说“无聊”了。不过那并没有发生。
“伊西斯说发现了一处新的陵墓。里面似乎也有和决斗怪兽相关的东西。既然来了,你也一起去吧。”
听到决斗怪兽这几个字,游戏立马点头说好。

新发现的墓也是在地下。
游戏站在矮垣前望着深邃的石阶。
“就我们两进去?”
已经走下数阶的男人回过头来。
“怎么了吗?”
“呃……”各种意义上都有问题吧!游戏在心中默默呐喊,“不要个向导吗?”
“只要小心不踩到陷阱就行了。”
男人淡淡地说完,朝墓穴中走去。
游戏追到他身后,才注意到他拿着个小巧却明亮的手电筒。
“不是要用灯才对吗……”少年弱弱的吐槽。
“哼。这是伊西斯拜托我开发的新产品,会随时测定空气组份以确保使用者的安全,还可以检测液体、固体的成分,或者放出瞬时强电流以麻痹敌人。还在想着用灯说明你已经落后于时代了。”
“……陷阱呢?”
“进入的方法基本都写在墙上了。虽然是用的神官文字,平民无法看懂就是了。”
游戏看向那些在手电筒余光中微微发亮的石刻图案。和海马君不一样,自己是看不懂这些的。他忍不住伸手抚上其中一块石砖。虽然他并没有用力,但那块石砖还是发出“咕隆隆”的声音向后退去。听到声音的海马回过头来。
“别乱碰!”
但是这句话已经说得太晚了。身体向下坠去的同时,游戏看到海马向他扑过来。

“唔……”
亚图姆揉着被撞到的头顶撑起身体。
/伙伴,你没事吧?/
不知道怎么的,身体控制权突然就交给了自己。亚图姆还没完全回过神来。他试着动了动,才注意到自己身下压着个人。怪不得摔得不严重。
“喂,你没事吧?”
“嗯……”对方迷迷糊糊的应声,坐起来的时候还撞到了亚图姆。
“手电筒不见了。”
“不需要那种东西。”
男人随后说了句亚图姆听不懂的话。突然间墙壁上的火盆里都燃起了蓝色的火焰,四周一片明亮。
“这是我的陵墓。”
男人说完,也不等他,就沿着被火光照亮的石阶走了。亚图姆只好赶紧追上去。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默默走着。
亚图姆时不时停下来仔细地看着周围的壁画,又或是想开口叫住塞特但却吞了回去。
最后他终于忍不住开口。
“塞特。”
“这是我们小时候经常去的神庙上的壁画。有印象?”
亚图姆不答反问,“为什么你的墓里有这些?”
“因为……觉得总有一天会用到的吧。”
之后一路上,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路的尽头是一间宽敞的墓室,四个角落站着四尊高大的持刀武士,周围摆满了各式各样的陪葬品,向来人诉说着墓室主人生前的伟业。但吸引亚图姆的是在棺木前方的一个小石台上所放置的一些物件。他走上前去,把它们一一拿在手中查看,每看一件都会沉默良久。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少年的神情也逐渐锐利起来。
最后,他转过身来看着一直站在他身后的男人。
“我不回去可不行啊,塞特。”
他三千年前的臣子一如当初般优雅的单膝跪地。
“谨遵御命,吾王。”

决斗之仪最终落下帷幕。
少年王的背影消失在光中的那一刻,游戏看到了那位王者重要的人们前来迎接他的身影。
那之中自然也有那位褐发碧眼的神官。
之后地下神殿 崩塌,众人慌乱逃出,七件千年神器也被掩埋在一片黄沙之下。
彼时正是正午时分。阳光从头顶垂直落下,明亮耀眼。
武藤游戏抬头,看向万里无云的晴空。
一切,都结束了吧。
这是在光中完结的故事。
而接下来,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