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做了一个梦,是从未做过的一种梦。
我不想再描述它了,在梦里:窒息数次,难受至极。
梦里有你,还有我的自卑,与目睹遗失。
醒来,左胸口闷气,呼吸不畅,伴有遍及全身的疲乏感,以及头昏。
醒来,就想把它说给你听,可你还在你的梦里。
其实,我是不敢的,把它告诉你,或告诉给任何人。
虽然,我很想对人说说;于是,我只能诉诸隐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