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去延庆滑雪,遭遇今冬入侵中国的最猛的一场寒潮。阵发的大风扑过时,在雪道上需要用滑雪杖撑住身体不被吹倒,寒气毫不客气透过冲锋衣、抓绒衣、皮肤然后直到胃里,雪渣子满天飞,几乎被速冻成白切生猪头。回来之后查气象数据,-17度,我被吓到了。虽然温度没有上次在老定日那么低,但是那次完全无风,体感温度反而没那么低。

北京晴朗,天津下暴雪,天气有点怪哉:为何处在西北风的上风向、而且更加寒冷的北京,反而没有降雪。不过看到这张降水量的图,以渤海为同心圆的等降水量线,这就好理解了——好吧,北京城区看来连降雪所需的水汽都无法提供。

北京延庆县,12月21日气温曲线
image

image

image

经历两次寒潮之后,对冷空气造成快速降温这种天气过程首次有了切身体会——两次降温过程都是多云转晴伴有大风,气温在12小时内猛跌十到二十摄氏度,和南方很不一样。这让我想起电影《后天》里的场景:超级气旋过境纽约之前,先是暴雨,然后暴雪,但是气温并未显著变化。当真正的冷空气到来时,天空反而晴朗了,冷空气却像液氮一样速冻了一切一切。所以高中物理课上对“下雪不冷化雪冷”的解释也是完全错误的——雪后更冷的原因并不是融雪吸收的熔解热,而是冷锋背后强大的冷空气造成的。下雪时不冷,多半因为当地还处在潮湿暖气团控制之下,否则是无雪可下的。

虽然冷得要死,但是滑雪技术还是突飞猛进中:平行式转弯已经小有所成,从中级道回转冲下也基本可控了。尝试用反弓型体位(转弯时腿和膝盖向山内侧倾斜,身体向外侧倾斜)不断左右转换重心,尤其是板子正对着坡下加速度最高的那个瞬间,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滚下去了,真是刺激。看来我是上瘾了,hoho。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