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娃是个不速之客。在他爹娘新婚燕尔蜜月归来还没缓过神儿来正在刚刚开始的二人世界里开始新生活的时候,它——悄没声儿地杀来了。以至于它娘有着强烈的“千年道行毁于一旦”的懊恼感,并在确认它的存在后扎它爹怀里掉了不知是喜是忧的眼泪。

        我娃不是个轻省的家伙。从宣告了它的存在之后,它开始用强烈的呕吐折腾它娘。它娘的最高纪录是一天吐了三回,而且郁闷的是吐的时候,它娘的娘和它爹都躲得远远的,都不带拍背加安慰的。它娘在头三个多月里体重没长、胃口大变。以前爱吃的肉啊什么的都吃不下了,活生生变成了一食草动物,前30年都不带正眼儿看的苹果现在成了最爱。结果在我娃的引导下,它娘我吃下了前30年都没吃过的那么多的苹果和其他水果,少吃了n多的肉。

        我娃是很会折腾它娘的。才第二个月,它娘的左侧股骨和老腰就痛的翻不了身。在广州历史性寒冷的2009年冬天,每夜要忍耐着起夜的烦恼,并靠着它爹的协助才能翻身。第三个月,它娘吐的天翻地覆,在眼巴巴瞅着别人大吃大喝中度过了悲惨的新年。第四个月,它娘脸上靠近发际线处和胸口开始长红色小疙瘩,医生说是激素性皮炎,痒的钻心。第五个月,它娘左侧肋骨开始痛,后来才知道是娃到处翻身打滚顶着的结果。第六个月,抽筋数次,开始补钙。第七个月,手指关节开始剧痛,每早起床无法弯曲。第八个月,手脚略微浮肿,睡觉需垫高脚部。第九个月,它在b超图像里明明白白显示为臀位,脑袋横在它娘的右上腹部、弓起的背紧紧顶着它娘的左肋骨、就这么高难度的蹲在它娘空间并不充裕的肚子里,悠然自得的常常左踢右踹、脑袋顶、背部弓。它娘的左肋骨已经痛得毫无知觉了,还得看它在肚皮上到处游走顶起的一个个大包小包,忽而一掌打出,在肚皮上划出一道波浪状起伏。第十个月啦,它娘不但要担心它随时可能提前破水而出的危险,还要忍受胸闷、气短、右腿麻木等新的症状。

        哎呀,我娃呀我娃,你真是个调皮的娃娃,你无时无刻不闹腾着引起我们的重视。可是,如果哪天你稍稍安静下来,妈妈又是多么担心,怕你缺氧、怕你绕颈的脐带令你窒息、怕你的姿势不舒服、更怕你过早离开温暖的子宫还无法适应新的环境。所以,你还是能闹就闹吧,一切痛苦,你娘、忍了。

        我娃也是个很幸运的娃娃。有了它之后,它娘一辈子没捡过钱中过奖的背运开始改变。在网站连连中奖,孕妇裙、整理箱,都是为它自个儿准备的。它爹终于第一次打中了新股。这都是我娃带来的好运气。

        我娃不是一个应运而生在期盼中到来的孩子,为了给它办准生证它爹娘跑的很辛苦,它的户口也会成为小问题。可是我们希望它仍然是一个被祝福的宝宝,它会获得我们最丰厚的爱,比以后它的弟弟妹妹要更多更多。

        我娃就是这么一个挺幸福的娃。它娘和它爹给它准备了足够的用品,每一件都是精心挑选的。它还有那么知书达理的娘和任劳任怨的爹,都在静静等待着,差不多20天后,它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