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大半年的漫长等待,和各种文件,资料,表格,证明打了无数的交道,终于在9月14号阴雨蒙蒙的广州拿到了我的美国移民签证。好了,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就 是把大堆的行李打包,托运,办理完国内杂七杂八的各项手续,和爸爸妈妈说再见,然后就“嗖”一下飞到大洋彼岸和老詹开始美国的新生活了。

从青春期开始我就是个对新事物充满了好奇心的人,而且胆子大,喜欢探险。小时候特别着迷漫画“丁丁历险记”,那时候的梦想就是当一个记者,像丁丁一样满世 界旅行,冒险。可实际上家在大学校园里,远离市区,实际上的活动范围真的小得可怜,我们的最大娱乐就是偷偷溜进一栋又一栋的教学楼里,躲过门卫的眼光在里 面逛个遍,在偷偷溜出来,做贼一样,心里却觉得刺激得要命。我上了这个大学的附属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整整18年。到了考大学,我觉得无论如何也要 离开这里了。尽管许多的同学为了保险还是报考了这所大学,爸爸妈妈也建议我好好考虑,在这里念书总比考砸了没书念好,可是我还是义无反顾的报了北京那座我 心目中向往的学校。我连这个城市,这个省都要离开,我想走得越远越好。

离开家的生活一开始总是磕磕碰碰的,但是我很感谢在北京的4年时光,给了我阅历,让我长大。毕业前夕,同学们都纷纷绞尽脑汁在北京找工作,或者考研,或者 争取留京名额……总之,外地来的都想留在北京。我虽然也觉得北京挺好,可是并不想就扎根在这里。中国那么大,我只生活过我的家乡和北京,就算别处更好我也 不知道,为什么就认定了北京?

既然中部和北部都呆过了,我选择了温暖的南方。一家深圳的公司来招聘,我想起了曾经去过那里看到的整洁街道和蓬勃的热带植物,于是义无反顾地去了这家公 司。结果这次我为我的少不经事付出了代价,在深圳的这半年多时间里我度过了成年以来最灰暗的日子。无良公司的没人性的管理,暗无天日的加班,蛮不讲理的克 拖欠工资,让我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南方灿烂的阳光晒不到我的心里去,我经常抑郁得在简陋的宿舍里大哭。我觉得我失去了最宝贵的自由,生活中的和心灵上 的。 我的生活不会是这个样子的,我的理想也绝对不是在这里可以实现的。九个月后,我离开了深圳,我的目标是上海。

现在回想起深圳的日子,也不全是难过。在那边和同事的关系很好,总有一帮朋友一起玩。我走了以后,有的人走了,有的人继续留在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和他们 相处,让我看到了最普通的人的状态,看到了他们怎样挣扎着求生存,看到了他们怎样被磨平棱角,怎样变得麻木和平庸。在很多时候,有些人选择让你不可理解, 是因为他们没有更多选择----让自己的生活有更多选择是多么的重要!而且这段打工经历让我变得很皮实,后来的风风雨雨都没伤着我什么,因为我曾 经那么低,那么低的生活过。

去上海前刚好有个大学同学在成都教书,她叫我过去代代课。我大喜,这可是个玩的好机会,忙不迭去了。结果在成都的悠闲生活把我美得不成,差点就准备在那里找个工作呆下来了。后来左思右想,还是觉得上海会有更多更好的机会,一个月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成都。

父母看我老这么东奔西跑的总也没个定数挺担心的,总是劝我找个稳定的工作,固定下来。但是对我来说,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始陌生的生活并不是一件困 难和痛苦的事情,相反充满了未知的刺激。在上海作了两个月自由职业,积蓄眼看着见底了,于是又开始了寄简历找工作一家家去面试的艰难历程。哪里知道,我会 在游戏公司一呆就是三年,碰到了老詹,我们俩的生活开始紧紧联系在一起。而现在,我要踏上一片完全陌生的国土了,还是那种兴奋和期待的心情,新的生活总是 那么充满挑战又令人向往!

很早以前我就想过,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子的?归根结底两个字:自由。身体的自由和心灵的自由。我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理想也不是很坚定,做事情也常常 很没计划。我只是讨厌禁锢的感觉,叛逆似的做很多事情只是为了告诉自己:你是可以的。生活不会像自古华山一条路,任何一点都通往四面八方,要是能够自由来 去将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我的白鹿就在青山中徘徊,只要我轻轻一跨,没有顾虑,没有阻碍,俗事烦嚣都在我的脚下,这是我做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