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起了心是打算逃班去花湖的。墨总通知我组织个吃火锅兼围观从西安来的吉日,我都推了。
结果临走前知道平武地震九环线塌方了,去不了啦。得,还是回转头围观吉日吧。
吉日是个好同学,物物交换,选了我绣的一幅挺小的十字绣,答应回赠我一幅她的亲笔画。
我可是吉日画画儿的粉丝,当即命题:有刀哥有闷逗有自行车还要有一整个山坡的向日葵。。。。

围观中又听说墨总和吉日要去重庆战高温。想到我这起了的逃班的心还没有平复下去呢,立刻追着买了重庆的票,得,咱也战高温去吧。
结果说是战高温,可能是人品太好了,重庆还降温了,第二天晚上还下雨了。。。。

一年多了吧,没见渝扇了。虽然时时看博客,知道素手去学校怀旧了,知道落尘MM麻辣女教师了,知道海书记空巢老人了,总觉得隔着点什么。等到刘主席把我们接上了,在那个柔软时光坐下了,见到一总渝扇了,一听到他们说话,我的感觉就回来了。。。
这个吃饭的地方,真好,在繁华的北城天街一幢商住楼上的某层,电梯门一打开,就看见热烈的金缘婚庆广告,怀疑自己走错了,拐个弯,呦,柔软时光,一进门,典型的丽江范儿嘛。
菜是真的好吃,土豆泥配拌海带,好吃,大阪蔬菜煎饼,好吃,烤鸡腿,那是相当的好吃!四份儿我一人就吃了一份儿多!
窗外就是车水马龙的环行道,主席说,吃饱了站在窗口一挥手,做一交警的手势,估计下面的车能停一溜儿,刹车技术不好的,还能追尾了。
饭毕在我们的要求下去了猫妈家,当晚的高潮是七七削发。她自信地说:“我的头型很好。”
其实更淡定的是猫妈,拿起剪刀推子,唰唰唰就为七七落了发。换我,手抖,那是一定的。
猫妈家的五只猫只看到了四只,有三只都能看出来因为天热剃了毛毛。
很想偷偷地问一句,那推子,是给猫猫用的吗,哈哈哈哈。。。。

渝扇两枝花真是好样的,第二天陪着我们去了金刚碑看没落的古镇,又陪着去了磁器口看开发后的古镇。因为吉日没去过嘛。
金刚碑印象太深刻啦。两年前扇子组团参加镜间MM的婚礼,在这里拍的队服集体照,历历在目,却又过去两年多了。。。。。
渝扇两枝花还是一如既往的盛开着。听他们两你一句我一句地说言子儿,默契,感觉还像多年前见到他们一样。
接到落尘一起吃饭,饭桌上就听她一个人说啦,全是为人师表之后的感想。
说考试,屈原是历史上的什么人?一个学生答:屈原是一个将军?
在磁器口给落尘买了个笔记本,要在上头题字。想起那年刀哥下岗了到重庆,大家在我的本本儿上写鼓励的词,海书记写得真好:下岗女工不流泪,抬头走进夜总会。
老农作为舅舅,首先题辞,内容虽然只有一句话,但典故很长,这里就不多说了。关键是落款,JU JU。。。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应该是JIU JIU吧。哈哈哈,JU JU,那就是四川话说的具具(请读一声),就是什么东西上的什么尖尖儿。。。。哈哈哈

晚上吉日墨总先回,我还在主席家混着。这也不是头一回来蹭刘之玙小朋友的床了,真不好意思。
一个人去逛了传说中的西西弗书店,氛围确实好。买了两本跟手工有关的书。
出来的时候,突然下起了大雨,一个人撑着伞走在三峡广场上,周围的人四处奔走躲雨,突然感觉很奇怪,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