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去邮局寄回了一部分衣服,还有鞋子和书。
回家的日子临近,心情反而变得平稳,自从尼小姐走了之后总是一个人呆着。想起过去的一些人一些事,仪式还在进行,往日的感觉早已不在。
在小酒馆工作时看得倒数第二场演出,树子当爸爸了,曾经的摇滚小青年变得从容淡定,不知道若干年后我是否也会像他一样。断断续续的我把这几年的事情整理了一遍,感觉这次回家之后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唐姐问我在小酒馆这一年里学到了什么,我没回答她。很多事情总是在离开之后才明白。我也不知道在成都的这二年里自己有什么变化,但是不管如何,我还是希望能够不断的完善自己。
你还年轻。

树子-《圆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