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想看黄永玉的《比我老的老头》,今天终于看到了,果然不负我一直惦记着它。
老先生的文字相当过瘾,词语虽简单,但是总是忍住了一个字一个字的看。在阳光下看着这书,实乃人生快事。
我感觉有些部分,可能是口述的,因为写得太生动了,简直眉飞色舞。
他写到:唉 都错过了 年轻人是时常错过老人的 故事一串串 象挂在树梢尖上的 冬天凋零的干果 已经痛苦得提不起来

我为什么总对旧事老人那么感兴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