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雯/
男追女跑,女追男逃,在爱情游戏里仿佛成了例行公事,还一种替代说法,叫做“范贱游戏”。一般情况是,一方喜欢另一方后,狂追不已,另一方多半在还没确定是否喜欢对方的情况下,先逃了再说。至于为何要逃,也说不清楚,本能致使的下意识行为造成的。逃到了一半,见追者步态蹒跚,要有停的可能,心中便产生了疑问,好奇心导致回头看看,于是掉头反追起来。

还有一种,便是追上了之后,掉头要跑,致使被追的一方气急败坏,以守变攻开始了反追的场面。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就象是战争,每一方都时刻保持备战的精神头儿,唯恐一方失去了主控权。尽管社会文明的发达和两性关系的捆绑式教育如火如荼,只要存在着自由恋爱和自由结合,追和逃的局面永远都要继续。动物本能的原始动力就如机械的发动机在起作用,纵使生命如何物化,文明怎样进步,最终还是要让位于本能游戏中这些繁琐的错位。

聪明一点的人会利用一些个小伎俩,得到自己所喜欢的人,比如借着点寸劲儿狂追之后叫停,这一招对付那些个意志不坚定的姑娘小伙颇有作用,只要不是对对方太反感,狂扑乱轰之后的不动声色,最让被追的人心里翻江倒海不是滋味。可矛盾的是,能使出这样伎俩的一方必须要有冷静的心情才行,但凡一个坠入爱情的人还能如此作理智分析,估计他(她)的爱情里多少有点虚假成分。可往往一个至真至善诚挚的追逐,结果未必成功,出现越追越远的现象相当普及。

我从不相信一见钟情式的恋爱就避免了追与逃的模式,在一个恋爱的契合点上达成了共识实在是好运气,可在发生后的爱情故事里同样面临这样的心理行为,就看谁最先卸了盔甲,下了战场准备逃之。被忽视的一方恼羞成怒,怨声载道的追罚过去,一场追逃游戏又将上演。

能追能逃说明生命力的旺盛,这是游戏中优良基因的外露,试想一只雄壮的公狮为了繁殖强健的后代以巩固族群,追逐和占有优良的母狮;交配后的公狮离开母狮回到族群;母狮也要选择毛色漂亮、攻击力强的公狮作为交配对象,任其赢弱的公狮孤独被弃。面对这样的现象,为了物种强盛生命力的繁衍,我们能够去谴责一只狮子的道德吗?

作为人的爱情,不能追不能逃多少还是同生命力弱有关,正因为追追逃逃的,容易带来太多婚姻的动荡和情感的不稳定,所以自我控制成了爱情游戏里难能可贵的品质。直到追累了不再追,逃烦了不再躲,在彼此体力不支的情况下,速速成婚,至于将来是否生下个优良种子已无暇顾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