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时有人走出旋转门,有人始终被困。

最近家事国事都狗血纷飞,虽然老子早已习惯酱的跌宕起伏值,但偶尔也要考虑为【正感到人生无聊无趣的】群众留点乐子。

//

晚上躺在阳台上,小号声响起时,随随便便地跟着唱了句:“大梦一场的董2000先生……” 据说董二千先生在秦皇岛养病时,狗被车撞了,鼓手也走了,世事一场大梦,人间几度秋凉,于是写了那么一首孤独的海怪和黑暗的心。

在黑暗的海上,我们所知道的,远不止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