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伺候

从冰箱里拿出西瓜,树苗讯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地下手抠了一块,我喝止的时候,人家已经狐疑地嚼着什么东西了:是南瓜籽?我纠正:西瓜籽。可以吃吗? 我说:可以,吃下去会长小西瓜。——赶紧去垃圾筒吐了。

我说:西瓜现在冰着呢,你去玩会火车,这西瓜就可以吃了。
小坏立时死皮赖脸状:bygger (建)火车轨道很 vanskelig (困难)的,我怎么bygge阿?

我切一牙西瓜给他,他举着西瓜放回案板上,说:要碟子!
拿了碟子,他比划,横一刀,竖几刀的:要切,切!
好吧,去瓜皮,切成三角厚片儿,他又恩恩的表示还没完,拿叉子作势,要这么切——切成块。
以前有一次这么切给他的,就记住了。难伺候阿。

爱显摆

坐火车进城,小坏爱读站名,然后拼出来。Tøyen, t-ø-y-e-n.
对面一黑人大爷,高兴的说:读二年级很闷吧?
某人暗爽的说:哪里,才四岁!
黑人大爷于是夸奖一番,小坏也越起劲进行替代广播的工作。
黑人大爷到站下车了,某人问:这一站是什么?
小坏懒懒撇他爸一眼:你自己看地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