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末去台中,特地到國美館看劉國松的「一個東西南北人—劉國松80回顧展」。以前都只知道台中科博館,原來國美館也是幅地甚廣、設備很好的展館,尤其一路從精誠三街的Foro咖啡,沿著美村路散步,吃到美味便宜的點頭冰,也牽手而過下著黃金雨的阿勃勒樹海。回顧展包括了六個時期:學生時期、狂草抽象系列、太空系列、水拓系列、漬墨系列和西藏組曲系列。國松先生在師大奠定了中畫和西畫的紮實基礎,接著開始「不安於室於現狀」。曾是五月畫會的一員,不僅思考著中西畫的交鋒,並且在傳統畫裡,積極尋找已經發展七百年的文人畫工筆之外,更開闊的可能。他讀中國繪畫史,發現火畫、水畫,遂身體力行慢慢試驗,做出水拓;嘗試在水墨中的黑白意境進行翻轉調度,遂不問辛勞發展出「劉國松紙」的特殊材質。

展場裡,大大寫著:「革中鋒的命,革筆的命。」「認識傳統即是反傳統的一個過程,也是為達到創造的一種準備。」國松先生不拘泥於筆,嘗試著任何筆觸所無法展現的效果媒材;同時堅持藝術來自於生活,總把時事題材帶入畫題中,緩慢細緻的發展。關於他畫中的思考、用色,所呈現出的美與時空進程,的確為中國繪畫開拓出另一異境,讓人停駐良多。

image

文化認同與中國水墨畫:劉國松六十年的藝術探索
策展人 / 李君毅

劉國松常用的一方印章上,鐫刻著「一個東西南北人」的字句。此印文具體而微地反映了在其藝術創作歷程中,他所面對有關「東方」與「西方」、「大陸」與「台灣」,以及「傳統」與「現代」等文化課題的挑戰。從劉國松多年的繪畫創作與藝術論述可見,他以高掌遠蹠的勇氣及識見作出回應,不但為其作品的文化身份尋求定位,並且成功創建水墨畫興滅舉廢的現代轉化。

原籍山東的劉國松,1932年生於安徽蚌埠。經過多年戰亂的顛沛流離,作為一個北方人的他,在1949年隻身來到南方的台灣。劉國松在師範大學完成藝術學習後,義無反顧地顛覆當時主宰藝壇的保守勢力,成為了台灣現代美術運動的領導人物。他和其五月畫會的同道們,為求踵武發揚中國繪畫的傳統,不遺餘力地引入西方的藝術觀念與技巧。

劉國松早期的繪畫創作與藝術論述,皆濡染了西方現代主義的觀念,諸如對當下的執著、個人主義的浪漫情懷、歷史進化論的信念、嶄新科技的追求,以及人文主義的個性解放。但不同於五四運動的先驅們,他對盲目求新與全盤西化的作為,抱持著批判的態度。劉國松堅信若捨棄傳統而附麗於西方,實有違藝術創作的本質。因此他不但對保守陣營展開攻擊,更經常把批評的矛頭指向那些跟隨歐美現代藝術風潮起舞者,痛責他們的模仿行為及崇洋心態。

劉國松通過對繪畫技巧的實驗與抽象形式的探索,矢志創造一種既中國又現代的藝術表現方式。他強調傳統的紙筆墨,以求確立中國文化身份的認同。在其六十年的藝術創作生涯中,劉國松一直秉持改革與復興水墨畫傳統的理念。他六O年代發展的半抽象山水,即利用抽象性的書法元素使其作品兼具中國與現代的特質。而他描繪宇宙星體的所謂「太空畫系列」創作,則踰越了俗世中東方與西方的界限,賦予其獨創性的視覺語言普遍性的價值。劉國松後期的作品,利用饒有天趣的水拓法與漬墨法,進一步融合傳統有關自然的哲學與美學觀念以及現代的環保意識。

事實上劉國松強調傳統,以及他選擇水墨畫的媒材進行創作,涉及到如何界定現代「中國」藝術的問題。自一個世紀多以來,中國經歷了西方現代文明的衝擊,傳統的社會結構與文化價值瀕於崩潰,從而導致嚴重的認同危機。中國藝術家遂在一種文化身份失落的狀況下,競相採用西洋繪畫的媒材技巧,乞靈於歐美現代藝術以求取個人創作的肯定。劉國松堅持中國紙筆墨的傳統繪畫材料,其實跟林風眠 (1900-1991)、朱屺瞻 (1892-1996)、李可染 (1907-1989)、丁衍庸 (1902-1978)等前輩畫家所走過的藝術道路不謀而合。他們都是在學院接受西洋畫的訓練後,不約而同地放棄了油畫而轉用水墨的媒材,結果成功創造出具有現代意義的中國繪畫風格。

劉國松論證他的藝術創作,特別針對中國水墨畫文化定位的問題,標榜傳統的重要意義。他認為數百年來的中國雖被守舊思想所腐蝕,然而通過重新發揚民族的精粹,其革故鼎新的傳統將可挑戰強勢的西方文明。劉國松所抱持的基本觀點,就是世界上的美術史進程,存在著 「西方」與 「東方」或「中國」這兩條並行的發展軌跡。他進一步闡析,指出無論西方或中國美術史的發展,根據各自的思想觀念與藝術媒介,都是從寫實經過變形或寫意而走向抽象意境的自由表現。劉國松深信這兩條發展方向,將趨於一個大一統的世界文化,而中國藝術家可以對此作出重大的貢獻。

劉國松創建中國繪畫新傳統的樂觀信念,顯然帶有濃厚的民族思想及愛國精神。這驅使他倡導一種融合傳統與現代的繪畫創作,並將之命名為「現代水墨畫」。自八十年代開始,劉國松通過其於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成功展覽,積極推動現代水墨畫的發展。隨著對中國大陸的連繫不斷增加,他的近作在形式技巧與文化內涵上,更彰顯出傳統價值的重要性。劉國松使用富於表現性的藝術語言,窮形盡相地描繪中國大陸各地的山水面貌,像其西藏、九寨溝及張家界等系列作品,在在流露他對祖國的深厚情感。

作為一個藝術創作者與美術教育家,劉國松享有崇高的名聲及深遠的影響。他激發起新一代中國藝術家創造意識的覺醒,特別是孕育了水墨畫如百花齊放的實驗及創新。劉國松2007年於北京故宮博物院與2011年於中國美術館的兩次盛大展覽,乃是中國大陸美術與學術界對其六十年創作生涯的肯定及推崇。如今國立台灣美術館也不後人,特別舉辦此一隆重的回顧展,在在顯示了他橫跨東方與西方、傲視大陸與台灣、融合傳統與現代的藝術成就。目睹中國大陸與台灣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日増,他更堅信伴隨「中國世紀」的到來,水墨畫必可建構輝煌燦爛的新傳統。將屆杖朝之年的劉國松,其堅守傳統而勇於革新的藝術追求,將繼續成為廿一世紀中國水墨畫除舊布新的動力泉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