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凌晨,仍然没有入睡。2006年年末到迈入2007年这一刻,短短的几十小时
却感觉经历了太多,疯狂、醉酒、呕吐、开心、感怀、尴尬、这些感觉或者接连出现或者交织。
身体的不适让整个新旧时间的交替变得有点木讷。
经历了生平第一次失忆时间长达十几小时的醉酒。
经历了2006年最后一场大雪,很美。
婚礼上的开心和感怀已经散尽
跟朋友庆祝了新年倒计时的狂放。回到家,躺在床上。感觉有一些难过和落寞。
真他妈的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