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了很长时间……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写。
长年紧闭嘴巴穷于表达的我 似乎现在也说不出什么话语来。

对于一个自己曾经喜欢过、但渐渐淡忘到懒得想起的歌星
因为他的逝去才想起重新拣出那些赞美之词来装裱装裱表白表白,我觉得是件很可耻很虚伪的事情。
如果还间或影射一下社会顺带从心理上来剖析一下研究一下,那无疑也是装B。

不过我的标准,仅仅针对我自己。
别人的情感别人的言辞,我不做评论。

不过,昨天看电视东方台一不知道什么旮旯里的心理医生
在那里摇头晃脑地“从心理疾病”角度剖析老麦;
又有一鬼晓得哪门子“资深”音乐人跳出来将老麦之死归咎于“公众人物不尊重社会规范的后果”
。。。。。。
这装B实在超出了一定的境界忍不住要233一下靠
尔曹身与名俱灭啊兄弟

死人才是无敌的赢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