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欠一个杂志两万字,对方跟我说最好23号交,我说好,然后22号我还没有动笔,到了23号,准备等人家一催就开始动笔,结果丫愣是没来催,我在心急如焚中渡过了无所事事的一天,想明天再怎么样也该来催我了吧,结果第二天我就眼巴巴地看着那个灰蒙蒙的头像,像等待皇帝临幸的妃子一样虔诚,结果她又一次辜负了我的期待,搞什么嘛!顿时我大怒,拂袖而看电影去。就这样到了第三天,我觉得她要再不来催肯定是杂志倒闭了全部人马连夜出逃,于是很有罪恶感地跑到一个没有网线的地方默默鏖战了一天,居然写出了一万四之多,并第一次产生了写字写到想吐的窒息感,觉得再飙下去搞不好我会当众爆炸,于是停笔,去买了一个便当吃,然后看了一个电影,又继续写了三千字,好了,现在有一万七了耶……码字生涯以来的最高纪录就此达成。很可惜的是文字本身并不具备相应的价值,话说回来如果具备的话,也没法一次性写那么多吧。第二天我写完了剩下的三千字然后交稿。那个耽误了我两天青春的编辑终于开始令人欣慰的嗷嗷催促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