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我囊中羞涩,病体怏怏, 悲秋的目光扫过庭院; 我的庭院寥落,但我是一位
国王! 我是--一位--国王: 命运因其顽固而扶牢我的王座!   后来,-- 出于恐惧,我把生活的皮筏 向他们驶去;我甚至向上天祈求, 让我进入一座日光灯的城堡。 我如愿以偿-- 我的国王从高高的王座上滑落。   现如今,我寥落庭院的府上 已堆积起牛奶和咖啡的浓香; 我饮啜它们,看着国王 一路颠沛,王冠已被典当。   噢,我的朋友,如若你突然问起: 我的郁郁寡欢是否是因为 命运的天平倾斜时,国王的王冠 没有翘起更多的生活砝码?   哦,惟愿我早就丢弃了这可诅咒的天平! 从那时起,国王 衣衫褴褛,只是安扶王座; 他黑夜开拓的疆土 瞬间十行!     2010年1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