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8世纪时,在人们还不知道往柱头上雕刻怪兽和圣人的脸时,洛尔施修道院(Kloster Lorsch)就已经作为加洛林时期的本笃会修道院,身披马赛克图案的肉色砂石伫立在那里了。曾拥有赫赫图书馆,出产了洛尔施抄本的堂堂皇家修道院,经历多次变革和战争,现在只剩一座大门和仅存废墟的小教堂。

旁边的洛尔施博物馆却极为敬业有爱,展出了修道院留下的不多的遗迹。话说回来,这次观看的几个博物馆都是学术与技术并重。除了展览布局说明做得好,洛尔施博物馆还配备了视频演示,比如如何用直升机红外线扫描洛尔施,以还原历史地貌等等(若有表述错误请技术宅原谅= =),由旁边著名的达姆施塔特工大提供技术支持= =
image

最有爱的要数这个模拟抄写室,不仅还原了抄写修士和一切文具,还还原了啃书的小老鼠。

image

 image

下面给大家展示洛尔施修道院第一萌点:

9世纪或10世纪的某个时刻,洛尔施修道院某个不知名的修士,可能在抄写时困了,冷了,累了,无聊了,走神了,于是,在拉丁语的《保罗启示录》抄本的页边(还是倒着的),用古高地德语写下了这样几行字:

“基督呀,蜂群已起飞归巢;你呀,我的小生灵,快快歇息在上帝的安宁与荫庇中,好健健康康地回家。来吧,来吧!小蜜蜂!圣母玛利亚这样对你说;你劳作不休,不要飞回树林,不要离开我身边!静静地留下吧,照着上帝的旨愿⋯”

在那时,他可能没有想到八成要挨的训斥;他可能没有想到,一百年后,将有个不列颠僧侣在冬日小屋里谱写赞歌,脚边卧着避寒的兔子和田鼠;他也不会知道,二百多年后,将有个意大利僧侣跟鸟、蝉和狼交了朋友;他也没有预料到,人们去图书馆找这本新约伪经时将不再正着看,而是倒过来传看他那几行字,人称“洛尔施蜜蜂谣”(Lorscher Bienensegen)⋯⋯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