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本来说只看个开头,结果陷在沙发里起不来了。
看着看着,先觉得自己很像黎耀辉,又觉得自己很像何宝荣,后来开始觉得自己还像小张了。
其实,我谁也不像。其实,我谁都像。但是,我想我更像我自己吧。
本来应该有女人的,结果全被删掉了。一个暗恋的女医生,一个唱歌的陌生女人。结果就变成了男人戏,却没什么男人味。就像瀑布,远看很壮观,近了只是水。
迷离摇曳的镜头。黑白和彩色。寂寞与一起。
不同角度,快速剪辑,情绪。何宝荣找黎耀辉要护照,黎耀辉不给。
香烟和护照,他只是想留住他。可在何宝荣看来,这却是要困住他。

一个人对着录音机,黎耀辉说了些什么,我听不见。
我只看见了他紧皱的眉头,紧皱的眼睑。
秘密,放在世界尽头好了,或埋进树洞。
这不过是部电影而已,我并没有这样告诉自己,我喜欢投入。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我承认这句话对我的杀伤力也很大。
还有一个结局,何宝荣来找他,发现房子里住的是那个女医生。她告诉他,黎耀辉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