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立波和大卫-莱特曼有很大不同。周是出身上海,他身上带有非常强烈的上海人的所谓common sense:这个人同样是在脱口秀,但是他不会过分流俗,或者过分偏颇以求新奇。周立波的好处在于他总能挑逗社会关心问题和现象,但是在政治立场上,周立波显然不会像David Letterman那么尖锐刺激,于是他的讨论很容易赢得好感。而小沈阳式的快乐则是建立在社会大众的对立面,以新奇个案和特殊性格取胜。

白天参加“白玉兰论坛”谈新媒体领域和电视行业的竞合,中午和主办方、其他嘉宾一起吃饭。饭局上有人陌生有人熟悉,话题就必须符合common sense。于是一群新旧媒体人从成都烧车引发安全锤热销,一路聊到了周立波的海派清口热潮。

在广大北方地区,如果有人现在还敢当众宣布不认识小沈阳,那一定会被群众们看穿其火星人冒充地球人的邪恶本质。在长三角地区,周立波和他的上海话脱口秀则是垄断性的。和小沈阳春晚一夜爆红的传奇故事不同,周立波基本没有借助太多的强势媒体推送,完全是以口口相传的方式在上海的办公室和家庭间流传。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土豆搜索周立波温情模仿温总理和贬损挖苦萨科奇这两个比较著名的段落,他的清口完全即兴,对白一半普通一半沪语,相信配上字幕之后大部分观众都能看懂。基本上,我们可以把他当成中国版的Lateshow with David Letterman看。

当然周立波和大卫-莱特曼有很大不同。周是出身上海,他身上带有非常强烈的上海人的所谓common sense:这个人同样是在脱口秀,但是他不会过分流俗,或者过分偏颇以求新奇。周立波的好处在于他总能挑逗社会关心问题和现象,但是在政治立场上,周立波显然不会像David Letterman那么尖锐刺激,于是他的讨论很容易赢得好感。而小沈阳式的快乐则是建立在社会大众的对立面,以新奇个案和特殊性格取胜。

想到拿这两位分析对比,其实也是被本届电视节举办的大师班活动挑发,主办方邀请了电波怒汉万峰和周立波到场。万峰怒斥孙红雷的新闻已经上了网易娱乐不敷述,另外周立波也谈到他和小沈阳的不同,他认为自己的审美比较含蓄。就好像他曾在其他场合谈到自己和郭德纲的对比,一个喝咖啡,一个卖大蒜,除了都是逗人笑,其实差异非常巨大的。

我很高兴上海出了个周立波,这人有性格又够真实。年轻时他曾因女友父亲反对婚事而误伤对方入狱,结果女友最后还是嫁他,而且和岳父握手言和,可见不是坏人。很多特殊经历让他拥有敏锐触觉并且和上海大众common sense息息相关,这对他个人是个意外事故,但对观众则是个幸运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