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日,有人在我微博上留言,希望我更新歪酷。当年月明兄第一次在歪酷上给我留言,我便被激发,一直在写。这小伙儿估计早就毕业了,不知去向。

茫茫大雪时,忽然有人热乎乎地说,来,聚一聚,我肯定是热泪盈眶的。

连豺狼同学都电话来说聚会的事情,说主要是要让我开心,免得我抑郁。这同志多靠谱啊。千岛湖都不去了,来搞聚会。我是不是应该感动一下呢?

既然有读者,就翻箱倒柜地找几篇圆滚滚的文章吧。如今让我写,一定写条状的了。谢谢你,依然给我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