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做饭的时候切到了无名指。没错,是左手无名指。嗯……看来,我是一名右手拿刀的刀客。

image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包扎伤口止血,而是拿起数码相机拍照,心想勃客又有得勃了。

image
闪光灯下,红色的血液绽放金色的鲜花,宛如三尺崇史的cult美学。

image
敢问,谁才是真正的bloger?
静蕾乎?
韩寒乎?
看着窗台的第N滴血,我笑了。

image
血凝固的很快,伤口涌出的液体慢慢变成了流体。这是一个很神奇的过程,慢慢凝固的血块随着毛细血管的收缩不断跳动。
感受这种跳动,这是心脏pogo的余韵。

image
当时,DVD里正放着一部叫《kiss kiss bang bang》的电影,小罗伯特·唐尼演的,很巧的是,我在拍摄我受伤的无名指的时候他的左手无名指刚好被门夹掉了。
这个镜头是关门的女孩把手指捡起来还给他。

image
下一个镜头是医生帮他把手指头接回去了。
可是我没有医保。

image
想靠勃起出位,还有比展览自己痛苦更文艺的方法吗?
有一天,当我面对数码相机的自拍模式,把鸡巴切下来塞进屁眼儿里,DVD里应该播放的是什么电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