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市醒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站立于横七竖八地摊着哀号不断的混混们之中的,男鹿的背影。

模糊的视线中,只能清楚地看见男鹿手臂上绳王纹闪烁着火红色的光辉。

……看样子,他丧失意识的时间不是太久,这能不能作为自己还不算太窝囊的证明呢?古市不无自嘲地这么想道。

“嗯?醒了?”背着小贝鲁的男鹿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他回过身来,蹲在古市身边。

脸上一贯的没什么表情。

但古市就是知道其实他在担心。

这个认知让他虽然觉得自己没种透了但还是开心不已。

“啊啊,死不了。”虽然因为药物的关系浑身无力,但他还是拼命在脸上挤出笑容,“这点小事,怎么能伤到古市大人呢?”

“……白痴。”男鹿把他从上到下扫了一遍,然后用很肯定的口吻说:“动不了。”

“啊啊,很快就可以动啦,再等一等就……”

“啧,不等了,浪费时间。”

男鹿说着,朝他伸出了双手。

——难道会出现传说中的,那种到处都闪烁着谜样的粉红色泡泡的——公•主•抱!?

古市顿时觉得眼前一阵粉色闪光来袭,同时,一直躲在某个不知名角落打酱油的神崎和姬川眼中也散发出异样的光芒……

……等等,为什么你们三个大男人要同时在这种奇怪的地方脑电波接轨啊!

然后,凶神恶煞的恶魔男鹿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的确是抱了——不过当然不是公主抱,准确来说,应该是用扛……的……

没错,就和扛麻袋/扛煤气罐/扛三十斤大米……那种姿势没什么两样的抱法。

——结果我在你眼中和煤气罐其实没什么两样么!

“好,走啦。”

“……男鹿你这个混蛋。”

“啊?”

对于古市泣血的怨念,从不迟钝会死星来的凶手报以了十二万分无辜的反问。

 

夕阳。海岸。

银白色的沙滩。

两个充满青春朝气的少年。

“哈哈哈你来追我呀~”

“等~等~我~”

……这样的场景当然是不可能发生的。

事实上,是海岸边上坐了两个一脸苦逼的少年。

“对不起……”银发少年开口道。

“不准道歉。”黑发少年干脆利落。

“我怎么觉得这对话以前出现过……”

“我也觉得……”

“……”古市抬起头,深吸一口气,让笑容在他脸上绽放开来,“喂,男鹿。”

“嗯?”男鹿应着,一边吹着手里还滚烫的炸肉饼。

“说真的,我当时一点也不怕。”

男鹿吹凉的动作因为这句话而停了下来,嘴角勾起一抹上扬的弧度。

“白痴。”

不曾恐惧,因为知道你在身边。

 

不良少年事件过后,生活又回归于日常的平静——所谓的平静,就是男鹿被小贝鲁电趴下的次数保持日均稳定……

当然,如果真要说有什么变数的话,那就是:情人节来了。

情人节。

多么闪亮的仿佛说出口都会带着粉红色爱心泡泡的词。

哪怕是不良率120%的石矢魔中学,在情人节当天,也到处都飘荡着诡异的气场。

邦枝把手中包装得精美的巧克力以非常少女的姿态捧在胸前——该说是可爱又精美的巧克力吗?总之,她认为那种给小学生送礼物时才用的、上面还布满米饭君团的包装纸很可爱就是了……

等一下要用什么方法……把这个送给他,又不会让他发现是、是我送的呢?

“啊,女王!”

古市的声音突然在她身后出现,把正沉浸于少女心中的邦枝吓了一大跳。

“什、什么么么……”

“真开心,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咦?那个,难道是……”古市盯着邦枝手里的东西,神情严肃。

“这,这个……”糟糕,被发现了吗!

“——难道是送给我的吗!”

“……死吧!”

顶着一头包爬回教室的途中,古市愤恨地想道:这世道,居然连男鹿那个糟糕三白眼眼神凶恶恶行不断的家伙都有人送巧克力了啊!

“不过没关系,我还有在加油站打工的美惠小姐!”等等,上次不是还是在便利店的池田妹子吗?

想到美惠小姐,古市迅速振作起来,耍帅地在窗边摆出社会精英瞭望天空展望未来的POSE:“对,马上就放学了,只要一放学,我就冲去便利店找美惠小姐约会!”

当他怀着满心粉红色的期待等到放学时,他人生中最好的朋友——或者说人生中最大的魔障——男鹿辰己,再一次挡在了他奔往美惠小姐的康庄大道中间。

“哟!”恶魔露出了坦荡的笑容,“我们去商业街玩吧。”

“等等!为什么我要跟你去啊!”只有男人的情人节再见好吗!

“嗯?他们不是在说今天过节吗?听说晚上还有烟火大会,正好去看看。”

“谁要和你去看啊……你知道今天过什么节吗!”开玩笑,情人节之夜的商业街,居然还有烟火晚会,他们两个男人去那里岂不是要被粉红色泡沫淹死。

“不知道。”理直气壮。

“……”

“行了,别说废话了。”男鹿一把拉过他就走。“走吧。”

“等——等——”

无力反抗的古市,只能泪眼看着美惠小姐的笑脸在他的人生中越飞越远……越飞越远……越飞……越远……越……飞……越……远……远……远……

浪漫的情人节之夜,到处都是手牵着手、一脸甜蜜的恋人们,四处散发着粉红色爱心的热力气场,仿佛这个夜晚除了情侣之外,其他所有的生物都没有存在的资格。

这让站在一大群情侣中等待烟火晚会开始的男鹿和古市显得……非常有存在感。

“……所以我说为什么这样的夜晚我要和你过啊。”古市简直要哭出来了。

 “嗯……”男鹿左看看,右看看,“有什么奇怪吗?”

“哒~”小贝鲁不忘凑热闹附和。

“哪里都很奇怪好吗!”古市握起拳头。

——啊啊,要不是战斗力为零,真想给这万年迟钝星人一拳啊。

男鹿沉默地盯着古市握起拳头的右手,然后,用极其、极其、极其自然的方式,伸出自己的左手,牵了上去。

“……”呆。

“哦哦,烟火开始了,快看。”

任人牵着走了整整一分钟后,火山终于在古市的脸上爆发,那可真是毫不逊色于上空烟火的热度:“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你你干什么啊!”

“嗯?”男鹿把眼神撇向四周甜蜜地手牵着手的情侣们。“这样就一样了吧?”

“什、什么一样啊……”砰咚砰咚砰咚。

古市觉得自己的心跳声大得他都快听不见自己说话了。

“笨蛋。”看着涨红了脸的好友,男鹿难得地看起来心情很好,“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今天什么节啊。”

“……”听到这句话,古市微微低下头去,沉默半晌。

安静了好一会儿,突然,他的右手用力地回握着对方的左手。

“……那么,看在你知道的份上,今天就原谅你好了。”

回应他的,是男鹿无声的笑容,倒映在2月14日的夜色花火中。

 

——所谓的好朋友,到底是什么呢?

其实很早很早以前,他们就已明白。

无需言语,十指交握,就是最好的答案。

 

END

 

外一章

 

所谓的好朋友,到底是什么呢?

男鹿辰己,15岁,虽然诞生到这个世界已经足足15年,但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诸如此类的问题。

15岁以前的生活是吃饭,睡觉,打架,找古市,15岁以后的生活是吃饭,睡觉,打架,带孩子,找古市。

对他而言,人生就是这么简单得连画一条直线都让人觉得奢侈,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价值。

当然,如果硬要说他也拥有什么与烦恼有关的问题的话,那就是,他觉得那个叫古市贵之的笨蛋真的很烦。

总是在他耳边不断不断念叨,为什么你干嘛都要拖着我?为什么什么麻烦事都要找我? 为什么你去哪都要拉上我?为什么总是我在帮你收拾烂摊子?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你不去找谁谁谁?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哪来这么多为什么。

笨蛋,那当然是因为,我心里只有你而已啊。

 

END

 

 

后记:

很喜欢奶爸里那种两个少年间欢乐而又单纯的互动感,不过也因为这样,总是脑补不出很激烈的爱什么的……

于是这文无耻地一条清水流到底了,捂脸。

期待过看到火热福利的盆友们,请随意殴打不必客气。XD

其实我真正想写的就是外一章男鹿视角那短短的几行字。(笑)《——你这总在透明男鹿的男鹿控!

从一开始就是个没头没尾没剧情的即兴文,觉得自己想写的东西已经写完了,那么,就这样算平坑了吧。

感谢所有愿意追完的各位。(合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