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二月返宁,四处拍了些照片。下面这一组摄于正月初七的下午,范围集中但不限于南京下关区的热河南路、江边路周边,这是一片正在进行拆迁的街道,为了区政府“建设南京外滩”的宏图大业。

我在废墟与即将成为废墟的街上走过,墙上有“拆”字也有大红的春联,更多的是各种搬家公司的广告,本店迁至某处的告示。

房屋的外墙、屋顶都被拆去,很平等地散落在地上;屋瓦与砖石尚未有人来清理,隐蔽在建筑内部的楼梯忽然暴露在阳光里,看上去因为无所凭依而显得有些尴尬。一户人家大概已经搬得差不多了,门虚掩着,板门上有粉笔字:“屋内无物品。私入违法。请不必费力”。这里看到的不仅是房屋的碎片,也是人类生活的断面与痕迹。

老街上没有晒台,居民们把衣物被褥晾晒在大树与电缆上,绵延数百米。我走进一间小院——其实已经不能算是小院,因为我只是穿过了一个孤零零的门框,围墙已经被拆除,变成了满地的碎片——看见一只水龙头,拧开,有水。忽然想,它的水费,该谁来付呢。

高级公寓迫不及待地盖起来了,一栋接着一栋,而从这里搬出去的人,不可能买得起那大厦中的一小间。他们会搬到哪里去呢。

——在你凝视这些照片的时候,照片上的风景已经不在了。只不过这样的风景不像名胜那样有人惦记和赞颂,就连原本的居民,也不见得恋恋不舍,这里只是马马虎虎的一个地方,搬了,也就马马虎虎地忘了吧。多少年后也许会有人提起来:啊,早几年住在江边靠码头的时候……。有人接:是啊,一晃多少年了。是多少年呢?不记得了。

并非世上每一件事物都会被记得。人善于遗忘,所以才能前行。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迎新春家庭幸福,辞旧岁生活美满。”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归途,路过空洞洞的玻璃橱窗,上面贴有依然鲜亮的广告:生活可以更美好。

——真的吗?

image


“散落在时间尽头的一代代玫瑰
我但愿这里面有一朵
能够免遭我们的遗忘。”
——博尔赫斯,《玫瑰与弥尔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