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佳突然从qq上冒出来:周五上山么
我正在无所事事:好呀

山间倒在落雨,一片黑寂中三个人深一脚浅一脚凑在一把伞下。阒寂无人,只有挂单处亮着灯,到檐下收了伞,抖着水,倒真像哪个电视剧中的场面。
整夜竟是情节完整逻辑清晰的噩梦。和自己赌气没起床上早课。

六点多去退单,一大早脚边就跟了一只狗狗。皮毛斑驳,鼻头淡褐,瘦小安静,水汪汪的眼睛抬头看你,始终不出声。我蹲下来抚摸它,然后,它便形影不离地跟着我们。我们去锅炉房打开水,它在路边埋头啃着青草。韦佳说,它肯定是生病了,在自己找药。它们聪明着呢。
它能听懂你说话。过来,或者抬头。我若是坐在院子里看书发呆不理它,它就默默地四肢着地趴在身旁。回想起来一阵感伤。我真怕,下次再去时,它已不在
imageimage

韦佳建议去她家喝茶,我恰好自上周抓心挠肺地馋茶,于是一拍即合。是很远很远的回龙观,铁观音和大红袍。久违的铁观音的味道,感动得想哭。
她说茶具归你洗。盐粒磨着白瓷,是我爱干的活。

在淋过雨挥过汗长途跋过涉之后,宿舍居然惨绝人寰地  停  水
等了一夜都没等来  白天睡觉感觉真的很不好 = =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更新什么  只是记得  那晚我睡靠门的上铺,对面房间门开时,有风穿堂而过,我似乎看见了它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几乎要相信了,风是有形状 有感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