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我来说,植入广告的影响力非常大。以电影为例,我看了有Smart植入的《粉红豹》,那个开smart的神神叨叨的侦探很对我的胃口,我也好想买一辆smart来开开。植入广告对我有效——前提是使用这个植入产品、品牌的人物或者场景能够打动我。而这种人物、场景的设计,是植入创意同时也是电影创意的一个重要部分。打动观众是很难的。

我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我问胡人,你觉得《老男孩》里的科鲁兹的植入对你有影响吗?他说,要不是你老跟我强调这是科鲁兹的植入,我根本不知道它有植入。

今天西子也跟我说了类似的话,她说:要不是看到《老男孩》的评论,根本不知道它有植入。

Well, I’m well-trained——用标准答案回答了两位的问题。我记得第一听到这个问题,是我们的VP提出来的,他说客户经常问:通用花了那么多钱,植入的体现就这么点儿?大家都能知道吗?在另一个场合,另一VP在面对客户的这个提问时,回答:“植入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产品露出似的植入,比如杜拉拉电影里的那种;另一种则是理念的植入。我们的网络电影,是理念的植入。青春、奋斗的主题,是电影和品牌同时传达的。”

我也觉得听起来挺扯的。因为我没有自信我们的现在、今后的每部电影都能传递既定的主题。如果电影没有传递好既定的主题,品牌怎么依托电影去传递?很幸运,这次至少一部《老男孩》火了,2000万的播放量啊。不过“吟成一个字,捻断数根髭”,好创意会常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