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散步,听到两个人在前面走,一个侃侃而谈,一个洗耳恭听。演讲主体是各国国民性,从犹太人到日本人到俄罗斯人(因为只同行了约两分钟),还头头是道,从现象到本质,从起因到发展到结果。我很感动,我喜欢断章取意地听迎面走过的路人们扔下的随便什么谈话,通常是和某人怎么对不起他,某人在哪里买了房子,某人换了车子,谁谁的风流韵事,上司如何变态,孩子,股票……很少听到这样和个人的恩怨和利益完全无关的谈话。肃然起敬了两秒钟,忽然想到散步的地方正好是金紫山精神卫生中心的领地,而前一阵读的那本《天才在左,疯子在右》,很难说那两个人不是精神病人哈。是的,很难说,毕竟他们说的是人间的事情,如果他们讲的是外太空或者微观世界的事情,则我可以肯定是精神病人在放风。忍不住又要推荐那本书,精神病人比我们活得有趣、自由得太多了。
路过微博,又听人说:据商务部统计,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外逃贪官数量约为4000人,携走资金约500亿美元。这样算来,人均卷走近1亿元人民币。真是钱多人傻的地方啊。还听人说:公车治理16年来,目前每年公务用车消费支出高达1500亿元-2000亿元。我们不明真相的群众人均1年一百多养公车啊。而我知道的事实是,车改后领导干部们领着远远高于社会平均工资的车改费,单位的车照样免费用。胡德平先生一句话道破现实:几千万人下岗的事情开了几个会就决定了,一刀切了,而公车改革十几年仅止于口号(大意)。
哎,现在围脖看得多,都不习惯博客。现在我连围脖都嫌麻烦,心血来潮就改QQ签名档。也挺好。那么多废话干嘛,又不能改变神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