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 
                  
                 曹疏影

揭开,抛掉,还有,
绿锦堆下挖金沙,
白雾里拧干一长束波浪。

有人驰骋于淋漓苔藓间,
大落于金线缕,
丹霞攥出一拳血。

下望桥梁往来、人事搭界、
固体沉落,金沙往逝于白水,
抛掉,还有。

而广大绿是一种人间绿,
仓促,相争,管制,
大道在硬处甩身。

而绿云金锦缎,揭开还有
桥梁上端然,投身,
在尘烟中勉强看去,勉强伸手。

于金雾中伸枯手,
于锦缎中拿捏骨肉,
于白水中留痕。 

                                  2007.9.11 

 

周瓒:揭开生命的存在感

       

        诗歌的词语能赋予注视它的人一种梦想形式。曹疏影《揭开》一诗所使用的词语和意象并不密集、丰富,甚至有几处有意的重复带给人一种单调感。语词的简短、反复使用和短句,又使得这首诗有一种紧凑、洒脱的力度。“揭开”、“抛掉”看似寻常,但当紧跟它们的是这样两句“绿锦堆下挖金沙, / 白雾里拧干一长束波浪”时,这两个动词一下子就开阔、洒脱了许多倍。而更关键的词语——“还有”,则衬托了两句引诗所描绘的山河风光的绵延、辽远、丰饶。读了这首节,不由人不击节称奇,赞叹诗人视野的开阔与想象的奇诡。

        最优秀的诗人总有这样一种能力:映入眼帘的事物可以在概念和形象的双行线上穿梭与形变,并被编织成结实的,深具意味的诗行。登高远望的体会人人都有,但要延伸出像曹疏影这首诗中的想象者一定鲜有其人。对于物象的想象中凝聚着诗人对眼前现实的人性抒发,由此,风景因人的注视而生动而有力。流动的意象、重力的感受,也都蕴含了时间与历史的分量。“抛掉,还有”,并非简单意指时间的绵延,而更像是对生命之力的一种信心。生命力的涌生就是那“仓促,相争,管制”的“人间绿”,就是在“硬处甩身”的“大道”。

  “抛掉,还有”,“揭开,还有”,是诗人由观察向经验的发掘,眼前风景,人间众生,光阴如水,生命不息,那是让人敬畏的自然与生命的粗俗、生硬和美丽、炫目, 从“下望桥梁”到“桥梁上端然,投身”,经由立足点的转移,诗人做了一个想象的,尽管“勉强”但也积极的理解,哪怕这理解所显现的意义是多么荒谬而又徒劳!“于金雾中伸枯手”的滑稽,“于锦缎中拿捏骨肉”的艳俗,“于白水中留痕”的徒劳,这些都呈现了真切的存在感。读疏影的这首诗,几乎能感受到她心脏的跳动和呼吸的缓急,其独特的词语重力和语言节奏吸引我在目读的过程中,领会了她的情绪强度和精神底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