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静默
撂走了恐惧
解脱了挣扎
淘汰了无助
因为静默
藏匿着伤害
躲避在脆弱深渊或是疼痛沼泽
只是生的希望怎会如此廉价?

灵魂如果弃身而去
亚特兰第斯的神秘
就会经不起它最轻的摇曳
于是空壳里
演绎着生的起止
这时的传承
以一种最卑微的姿态
迎接
一份最受伤的请柬

我用烛火点燃了青春的隐痛
掩埋生命的年龄
可是昔时
已瘦成了一抹鲜红的伤痕
喜欢鲜红色吗
身体流淌的血液是鲜红
每天清早努力征服天际的日头
也是鲜红
所以请你不要轻易离开

我要我存在
守好自己应有的空间
那片空间
不要舍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