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果然是个老年二次元image

【一】

说到东吴后期孙皓失道,却还有抗儿这样的将领一手撑着,对于重重来犯的晋军他淡定击退,对于叛将步阐他毫不犹豫灭其三族。但当时孙皓残暴宫廷秽乱,文臣武将人人自危,连皇亲国戚都多有叛逃。而抗儿只一心一意都督西陵,让自己成为一道屏障,直至病逝。

——于是抗儿跟这个人的形象重叠了………………

image

对于行将灭亡的无道国家,为何还要如此这般抵死守护?

这个问题作为矛盾冲突非常具有戏剧张力。这跟宋末的文天祥陆秀夫不一样。如果置身事外地考虑我们可以毫无压力,让人民受苦,守一人之国?这是毫无疑问的不归路。但是那个独撑大局的人——他一定更清晰地了解自己和国家即将步向何方——他却以一张冷然的面孔坚守这腐烂躯体,即使无力回天,他依然不改变初衷,他知道自己必定随这身躯而亡。

闻仲还是给了一个为了守护朱氏约定的解释,并且后来领悟到真心想守护的是过去那份日常。

但是史料中抗儿的原因无从谈起——当然历史是历史,无法与故事比较——所以更让人遐思,为了守护父亲一生为之付出的国家和一世英名?为了家族荣耀?为了江东子民不被北人欺负?为了外祖父打下却无福守护的这一片土地?还是纯粹的固执?
……
也许所有原因都是,也许都不是……

但是他终究没能坚持到最后,病逝。然后晋军排山倒海……

【二】

晋书记载:范阳卢志于众中问机曰:“陆逊、陆抗于君近远?”机曰:“如君于卢毓、卢廷。”志默然。既起,云谓机曰:“殊邦遐远,容不相悉,何至于此!”机曰:“我父祖名播四海,宁不知邪!”
士龙笑疾:机初诣张华,华问云何在。机曰:“云有笑疾,未敢自见。”俄而云至。华为人多姿制,又好帛绳缠须。云见而大笑,不能自已。先是,尝著缞绖上船,于水中顾见其影,因大笑落水,人救获免。

世说新语说,“士龙为人,文弱可爱。士衡长七尺余,声作钟声,言多慷慨。”“云性弘静,怡怡然为士友所宗。机清厉有风格,为乡党所惮。”

于是我想起……
image

哥哥慷慨激昂,非礼不动。弟弟则在一旁面色柔和,时刻警惕哥哥火山爆发。
兄弟二人在亡国后苦读十年,携手入洛求仕。有“二陆入洛,三张减价”美誉。
哥哥参与过赵王的禅让诏书,弟弟写过成都王的南征赋。
哥哥虽然严厉,但也有寂寞的时候,他养了一条很灵的小狗叫黄耳,让它做与家乡亲人间的信使。
弟弟看起来有点弱,但其实口才不错,且洞若观火,“神探陆士龙”事迹受人称颂。(海昌神君发来贺电)

艾尔利克兄弟高大矮小与暴躁温和的对比鲜明,二人虽然有个好结局,但过程中的苦难艰辛也是一言难尽。

以上是真二次元伪历史迷的口胡。逻辑混乱、失语词穷中………………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