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炎夏日里,我躺在树枝的一角上,静静的等待着自己一生中最庄严的时刻-----蜕变成蝶。在我们家族里,作为蛹,从出生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注定要有蜕变成蝶的这一天。
     黑暗如蝙蝠出穴啮噬剩余的光,被尖齿断颈的天空喷出黑血的颜色,枯干的夏季总有一股腥。“兹......兹......”伴随着好像轻轻划火柴的声音,我在轻轻地蜕皮。躯体犹如被一个夹子夹着,活生生的往下揪皮,一层一层,慢慢地,静静地,露出了脓红的略带血丝的肉。
     倾刻间,我感觉到整个身体颤微的疼,撕心裂肺的疼,我实在有点支撑不住了,这比长辈们所说的过程要痛苦n倍,好在蜕变过程就要结束了.我挣扎着,急不可待的想要释放心中的疼痛。“砰......”终于我冲破了壳皮,飞了起来,起先缓缓地,稍快些,旋即飞向了天际。
      一只斑斓的彩蝶翩翩起舞,如泣如诉。我涅磐了,结束了自己作为蛹的唯美的生命,然而我却在这一过程之中绽放出了美丽。唯美的画面在演绎:能使自己痛苦的东西,同时又可以变成幸福的源泉。
       不管我活着,还是我死去,我都是一只蜕变了的蛹,快乐的飞来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