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了会班,准备撤的时候,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窗外是微醺的春夜,一个人的办公室里,响着幽怨女人的歌声,于是,萌生出“这一刻,你在做什么”的念头。
于是,给猪打了个电话。

我:干嘛呢?
猪:抠脚呢。。。
我:除了这个呢?
猪:没干别的,只是抠脚。。。

尼加拉瓜瀑布汗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