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又开始画画。有那么多的感情,想要一笔一笔画出来。

去看衣服的时候,还会觉得,这件T如果是在你身上,一定会很好看。

可是可是。

我相信因果,相信缘由。看书的时候,确实会觉得,为什么有那么相聚。

先生,姑娘,小姐,太太的故事。

后来呀,没有思绪,再也写不出东西。连风里的稀稀疏疏的声音也不再听得见。

还是抬眼会看见蓝天,有飘渺的白云一转头就飘散,也有在手里的萤火虫慢慢熄灭小灯笼,直到你再次放它走。

是的,放他走。

我要就要现世的安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