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tten on the Body

不知何时,
对于年份开始模糊起来,
西元2012,2011,抑或2010?

自幼不辨左右,而通过理念来厘清,
复杂一点的东南西北不太可能办到。
于是,年份也是如是标注:
今年是哪年?呃,去年是哪年呢,哦,是2010,那么今年应该是2011.。。

这不是异次元,而是并不恼人的混沌。

在读橘子小姐的书,到底还是和我亲些.
是也陷入更多感官与记忆、味觉的复杂纠缠,
关于过去与未来的乡愁,偏偏现在缺席。

译者说是关乎欲望,可我觉得还是身体,
身体就是身体,除了外在,哪有什么更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