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石板毁灭给这个世界带来的冲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至少,吠舞罗的现任首领周防尊是这么想的。
他仍然是镇目町最大的黑帮头目,宗像礼司仍旧顶着户籍科的名干着警察的活,全日本的经济命脉还在老爷子的手里,现在照旧是科学家的白发少年带着一男一女满世界乱跑,不知道会不会又搞出什么鬼名堂。
石板消失了,世界却不会在一朝一夕之间全变样。
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世界上不再有超能力者,也不会再诞生新的王了。
至少……暂时是这样吧。

“你的手下已经全部在接受治疗过后无罪释放了。”
宗像礼司倚在窗台上说。
“对方团伙贩毒的证据确凿,程度最轻的成员也得关上个几年,不用担心他们报复。”
周防尊手上的伤口已被精心包扎过,整个人正陷在宗像客厅的长沙发里,闭着眼舒服地翘着腿。
“不过做为私斗的处罚,你要被拘留几天。”
“呵。”周防发出一声轻笑。他睁眼瞄向朝他走过来的青衣男人。
“所以你现在是在玩忽职守?还是说连你的房间也是Scepter4的囚室之一?”
面对对方的挑衅,宗像只是毫不在意地一笑。他走到沙发边,弯下腰将手撑在对方头侧。
“你不是说过吗。”
两人的距离一点点拉近。
“能囚禁你的方法只有一个。”
周防伸手拿走了他的眼镜。
“就是我。”
在吻上去的前一刻,他听到周防尊用气音发出咯咯的笑声。

那天晚上宗像做了一个梦,梦到在他幼年时期就已经因病过世的母亲。
梦里的他还很小,被母亲带着去什么渴望已久的地方玩。他很开心,于是放了母亲的手到处乱跑,一不小心就摔倒在地。手掌很疼。腿上也很疼。但是他还是忍着眼泪自己从地上爬了起来。赶过来的母亲摸了摸他的头,和蔼地笑着称赞了他什么。
那个梦中阳光明媚。

完。

照旧的拉灯。肉被我吃掉了ORZ
因为是原作向的,不好写太多。该怎么搞是官方的事情。但是如果尊哥不吐便当我就感觉剧本有点烂……这么没有转折的有啥好看。
写得略有点绑手绑脚……但是至少快速平坑了。算是治疗我的平坑恐惧症……这样。
要是也能治愈到别人就好了(妄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