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网上追着看年轻的悠世撰写的《法老的宠妃》,对于这本书,
已经知道的朋友自然无需多说,而那些从来没有看过的朋友真的可以现
在就去读一下,特别是女性。

       她新浪博客里配的久石让的两支曲子与这个故事非常契合。渐渐的,
一想起这个旋律就让我牵挂起艾薇和比非图的命运。也许,故事到第一
部结束反而更好。因为真正圆满的结局是很难被人铭记的,悲剧一直具
有深深的穿透力,能够刺破重重心墙牢牢钉在你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悲剧,就是把人性中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你看。

        这段时间一直苦等大结局的更新,不过作者也坦承自己遇到了瓶颈。
没关系,创作需要时间,我们当然可以等。趁着这个时间,我把第一部
拿出来重读,居然一次次的出现了心脏猛然缩紧的感觉。今天之所以写
下这个标题:“戏子”,是因为突然想起了席慕容所写下的一句诗:
       
       “戏子/永远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

       连续几周的阴雨天气,让这个伏天提前享受了秋凉的气息,当然,
还有无法避免的深秋的萧索。而人到中年,突然萌生的中年危机感,也
凑热闹般的日日加剧。或许雄心壮志还在,精力却开始跟不上理想的脚
步。不再是当年那个热血沸腾的乐观少年,望向来路,总会臆想一些完
美的结局。如今的自己,早已经学会向平庸的现实,低头。

       于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品读着这样的故事,聆听这样凄美悱恻的
旋律,文字加上音乐,本来就是最好的催化剂。很多情绪来不及梳理,
就已经一股股涌上来,再一点点堆积,压都压不下去……

        其实,有时感觉自己还不如一个戏子。至少他们能躲在油彩与热闹
的戏服之后,堂而皇之的流着自己的眼泪。而人到中年,我竟然连流泪
的勇气都已丢失。不敢流泪或许是怕被人看见,看见自己流泪的真实理
由。因为这样的理由对他们来说,实在太过伤春悲秋。

       人到中年,却依然学不会释然,学不会也不肯对失去的东西放手,
或许自己是真的太过单纯和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