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最后的几个镜头拍摄得也很顺利。草薙出云还要留下来处理片场的清理工作,尊就带着两个孩子先离开了。
八田美咲是周防尊的堂弟,自小就是尊一手带大的,这次会参加拍摄也是因为尊第一天去片场的时候顺便带上了他,结果被十束一眼看中。一开始八田还很不好意思地拒绝了,在被尊说了“不如就试试看吧”这样的话后,才乖乖加入了拍摄。
栉名安娜的身份反而是个谜。她原本是十束带来片场的,但身为十束老友的出云却完全没听过她的名字。十束本人也只说是为了拍摄特别借过来的朋友家的孩子,详细情况并没有多说。倒是这孩子自己,一见到尊就缠上他了。好在安娜是个非常听话的孩子,从来不任性胡闹,尊倒也没觉得困扰。这么一来二去的,十束也就索性把她拜托给了尊照顾。每到拍摄结束后,尊都会带着两个孩子出去玩上一阵子。
今天的拍摄结束的时候天早已经黑了。虽然道路上的雪被清理过,树木和建筑物上还仍然是一片白。为了犒劳两个孩子,尊特地带他们去了离片场不远的啤酒广场吃烧烤。
服务生将满满一大盘散发着诱人香气的烤肉端上来的时候,两个孩子都发出了惊叹声。
“这么丰盛真的没关系吗,尊大哥?”
八田忍不住发出疑问。
“嗯。这一段时间你们也辛苦了。趁着这个空档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同种类的肉类被各色蔬菜隔开,层层叠叠地码在大盘子里。尊给两个孩子点了软饮料,自己则要了啤酒。
“为了顺利杀青。”
他说着举起酒杯。两个孩子也开心的举起杯子。
“干杯!”
玻璃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大约确实是饿了,八田很快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安娜也专心地挑选着自己喜欢的菜肴。尊悠闲地喝着啤酒,一边品尝美味一边享受两个孩子可爱的吃相。
大盘子被清空一半以后,八田才想起来说话。
“这么说来,我们好像还要拍续篇?”
“嗯。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看来不久之后就又要继续忙了。”
“尊呢?”
安娜突然出声。按照常理来说,续篇应该没有尊的戏份了。看着少女期待的神情,尊轻轻的笑了。
“出云要我帮忙后勤的事务。不管出演不出演,我都会留在片场的。”
听到这句话,两个孩子都露出放心的表情。尊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说道,“我有好玩的东西给你们。”
他像变戏法似的拿出十来个红色的小球放在桌上。
“啊!”
“这是刚才拍最后一幕时用的那个?”
尊点了点头。这就是出云之前提过的道具。因为觉得好玩,他便带了些出来。他随手拿起一个给两个孩子示范使用方法。
“这里有一个小开关。虽然不太看得出来,不过可以摸到。按一下就行。”
手中的小球发出温暖的红光。尊摊开手掌让它朝上升起。微小的红光在夜色中闪烁,看起来有点点孤寂。
“比比看谁放得多?”尊说。
这句话就像一道指令。两个孩子立刻扑向四散在桌上的小球。尊则将被他们弄飞出去的几个一一拦截下来。不出一会儿工夫,十几个小球就全部升了起来。星星点点的微小红光由地面缓缓向天空飞去,有如逆飞雪一般。这样的美景很快也吸引了广场上其他人的目光。赞叹声此起彼伏,甚至有人冲他们竖起了大拇指,看见了的八田开心地回应着对方,把比试的结果抛去了脑后。
尊把目光从这片红色上收回来的时候,眼角在广场边扫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拍摄时的搭档,宗像礼司。
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宗像就那样安然地立于路灯照不到的阴影之中,任蒙昧的夜色将他优雅的身形衬出一派冷冽清秀的气息来。
但是尊明白对方并不是偶然出现在那里的。自打他看过去的那一刻两人便目光相接。虽然如此,宗像也并没有收回视线。
是有什么事吗。毕竟尊和宗像只是同事而已,并没有什么私交,会出现在这里的理由真是一个也想不出。尊起身走了过去。
“哟。有什么事吗。”
“我送你们回家吧。”
“唔。”这句话让尊愣了一下。不过自己反正也没开车来,尊很快就决定答应。“我叫他们过来。”
“再多玩一会儿也无妨的。”
“不用了。”
尊说完就转身走回去了。

这是周防尊第一次搭宗像礼司的车。
宗像并不是那种平易近人的类型。不如说,是正好相反才对。也许是家庭背景和教养的关系,宗像有着贵族般的气质。就算本人从不刻意摆什么架子,那种威严感也使人不敢轻举妄动。
也许是受了尊沉闷的影响,一路上除了说明地址,大家都没怎么说话。
安娜住在十束那里,八田则是和父亲一起。宗像先送了他们。
尊住在市中心附近的公寓里。宗像一直把车开到楼下。
“谢了。”尊下车的时候说。
“不客气。”
“要上去坐坐吗?”
“今天就不了。”
互道晚安后,宗像就离开了。
尊始终也没找到机会问他理由。

————————————————————————
四天才写了一千七。改到吐血……又删又改又纠结真是。
能抽搐是因为会进步!!必须的!!慢慢的就能得心应手的描述和走剧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