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孩子一年有余,我这儿攒下的育儿经基本可以说是小学一年级的水平。两三本育儿书成了最佳洗手间读物。不过,即使没有系统的理论指导,我自觉我这当妈的还算是靠谱的。我自行确定的指导思想是:善于发现,勤于思考,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这也算是跟着直觉走吧。当然,阅历多,书读的多,直觉会更靠谱。在博客中能共享的,一是跟着小玫瑰捡的乐子,二是我那点儿小体验、小教训、小思考了。

一则:妈妈是孩子的天

    孩子对妈妈的依恋那是无人可替,这一点是共识哈。之前,我把这种依恋或多或少看成是幸福的“拖累”。我承认,我这成不了伟大的母亲。自我牺牲精神还未建立,我个人的小需求,小私心还占据一定比例的。现在,我认识到,妈妈对于孩子的重要性那是无以伦比的,而我古时候也有这个体验,害怕妈妈有一天会S去。
    前几日,我感冒未痊愈,夜里偶尔咳嗽。咳嗽不厉害的时候,吵醒小家伙,她叫几声“妈妈,妈妈”,我还挺感动。一晚,小玫瑰喝完睡前奶,转身要入睡了。我一时没有控制住,坐在床边清嗓子。小家伙一下子睡意全无,转过身叫“妈妈,妈妈,来。” ,我一时嗓子眼儿堵得慌,没应她,看她既然醒来我放开声音清。她看我没理她,还咳个不停,一下子从被窝里爬出来,一边哭叫着“妈妈,妈妈”,一边扑到我怀里,急得不行。我这才意识到我犯了个愚蠢的错误。我不该在她面前咳,我的不适吓倒她了。我和她解释说,“我咳,没事儿。”,她带着哭腔说:“宝宝咳,宝宝咳。”,还边咳给我看。原来,她的小世界里,妈妈就是她的天,这天怎么能塌掉呢!这让我想起《绝望主妇》里,孩子们和妈妈的约定:不要在他们的tree house听见任何有关妈妈生病的谈论。我当时那叫一个心惊呀,以后再也不能这样干了。一定尽力让她的小世界幸福满满,不制造任何恐惧和忧虑。

二则:爱

    我这还是经常向小玫瑰保证我是爱她的。格丽丝儿干妈的爱女口诀有点儿长还肉麻哈,让我深情款款地说完有点儿困难。我这儿是简化版的,“妈妈爱宝宝,永远爱宝宝”。以前我说妈妈爱你,后发现她还分不清指代关系,就补充妈妈爱宝宝。前几日我们躺在床上,我又和她说:“妈妈爱你,妈妈爱宝宝。”,我还没说完呢,她接过茬说,
    “外婆爱宝宝。”
    我应,“嗯!”
    “外公爱宝宝。”
    “嗯!”(是,大家都爱你)
    “宝宝爱宝宝。”
    “对!”(可不是,自己一定要爱自己,我还没开始教,她就会了,孺子可教也。)
    “Andi 爱宝宝。”
    “好。”(这个,有点儿太自恋了吧)
    “黑黑爱宝宝。”
    “嗯。”(嗯?岂不三角恋了?我只能“嗯哼”了)
    “啦啦爱宝宝。”
    “哦。”
    “悠悠爱宝宝。”
    “啊。”(好久没有一起玩的俩姐妹都被纳入了)
    ……
    ……
    她还继续,我才反应过来,哈哈,她在造句呢。最近,她语言大爆发。我和外婆说,发烧烧出来的。大脑语言区被高温激活了?小曾曾的妈妈Joyce(偶高中时期的S党)在曾曾博客中用了“语言敏感期”这个词,文化人就不一样。虽然我见识过孩子敏感期这个概念,不过,早在九霄云外了。 这么说来,我要多和她唠嗑,抓住她的语言敏感期,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