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听心理辅导的时候老师说培养一个新的习惯需要21天,7天改变,七天适应,七天巩固。除旧革新就是这样简单而冗长的事。很久都没有上网了。回想以前整日整夜吊在网上的日子,熬夜看同人小说,长时间地泡论坛,通宵做剪辑……像一条盲目游动的深海鱼。从不会承认自己盲目,因为始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曾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所做的事与理想与关,与目标无关,只是很自以为是地我行我素,无所羁绊,到处游弋——与盲目如出一辙。做了大量的图片设计,只不过是自我情绪的满足,所谓赏心悦目,即如是。写了无数的白话灌水,只不过是逞一时口快,大肆叫嚣罢了。也搞了很多的片子,过尽长夜,终于成片,欢愉之余亦是满身疲惫。值得,抑或不值得的种种,都在生命中进行着,在极为自我的状态下发生。就像以前许多次那样,有些会依旧自傲,有些会觉得可耻,但始终心怀坦荡。直到有一天,想要戒除,让一切变成过去。
       戒,是一段如同破茧的挣扎过程。之所以不说痛苦,是因为那是冷暖自知的事,有时会心甘情愿,有时会恋恋不舍。在最为痛苦煎熬时刻的逃避摆脱,往往会力不从心欲罢不能,如同困兽犹斗的尴尬。只有在事过境迁之后,才能真正豁达通明。是一种累积,也是一种顿悟,别人看到的也许只是结局,而自己始终是与自己斗争的漫漫长路。
       所以,戒,有时也是一个等待的过程,就像《我等你》那首歌所要表达的意思那样——等,是为了得到一个不再等待下去的理由。这种理由,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借口,即便前后的两者之间不存在必然地联系,却可以让我们能够冠冕堂皇问心无愧地告别过去。
       戒,是以一种痛苦取代另一种痛苦。不是因为避重就轻,而是对现实的不耐烦,驱使着改变的发生。就像温暖的东西往往需要极度的寒冷才能体现出它醉人的温度,我从来不会规避人生的痛苦与失望,没有它们也就无所谓快乐与幸福。嘴里叫嚣着“快乐至上”而无所担待,只不过是美丽的谎言,一旦细心琢磨便会灰飞湮灭。
戒了,就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