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降临,天空尚未完全褪去折射出的种种色泽,那是蓝色星球的色泽。

房间是独立的,房间是安逸的,房间独属于我。我播放着新买的唱片,那是都市的夜歌。我聆听着歌者内心的声音,仿佛看到星光夜露。城市的灯火,我好似站在它的高处听闻爱情。

窗外的街心花园广场传来庸俗的流行歌曲,声音压过我的音箱。我行至窗前,久久伫立。我看到那是现场的表演,街头的艺人,用伴奏带播放音乐,用麦克风演唱。天空逐渐黯淡下去,居民们出行散步,他们和我一样停下脚步站立着,人群围绕广场的中央,他们热切地观看着艺人的歌唱,时而丢下零钱在地面的箱子里。

音乐交织在空气中,钻进我的耳朵,我并没有觉得厌恶,相反我为那真实的烟火声色感动。他们甚至唱了爱情买卖、狼爱上羊,但是那一男一女的声音十分温软,居然是几分纯净的,他们在间隙里讲话的语气,也让我觉得他们是格外诚挚的人,完全没有一丁点的流里流气。最后他们唱了感恩的心,也许是感谢听众吧,虽然他们已付出切切实实的劳动。我的感动交错进行,一会是为了新的再版唱片中勾起我儿时记忆的音乐,一会是为了广场上的艺人设身处地的感受。

我不知自己的现状如何,不知退一步或者进一步分别是什么。不知为何,在在美妙绝伦的时分,却突然剧烈热切地渴望被摧毁。我的爱情啊,你是如此完好,我在深夜醒来时因为有你而感到心安,但我在醒着的时候却又如此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