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年前出过家门,就一直很乖,认认真真的存钱,做个本分人。

实在是躲也躲不过,一次看朋友的旅游杂志,绍兴的老房子绿树林,心又痒了。上网到处扒拉资料,过过干瘾。

同事更过分,说有贵州的朋友,觅人出巡。想到黄果树,我又一阵热血,结果都是一场空,一场空。

忍也无可忍,看日历算日子,已出完片就溜之大吉,管它呢。

笃定的去买当场票,结果恒丰路长途车汽车站没有,要去中山北路沪太路长途汽车站。卖票的阿姨张口一句128一站路。晕个128在哪都不知道,忽然就急了。

上了一大叔的助动车的,红灯乱闯,我大呼,安全第一,我还要回来过节呢。大叔说,放心好了,又一句,你哪个大学的?我一乐付了车资30元,才觉得自己傻了,走去火车站买票也就不用浪费这30元,真是一急就出错。

当场票比我预计的要早,但是又晃荡去了南站,出上海时,已经是我上车一小时以后了。

下次再出行还是乖乖去南站吧。

一路困顿,车行至上虞,就看见工业园区高大充满未来感的机器设备耸立。再行,沿路的平房都是卖女儿红的,上虞盛产女儿红,上虞出了个祝英台。

西站下车,上小巴至东站,买了地图,再上小巴,从上虞市下丰惠镇。赶上的那趟车是那日上虞到下管的最后一班,上虞市到丰惠镇17公里,只需3.5元。然而,我不认路,又听不懂方言,直甸湾有人下车才问了一声,一车人愣愣,丰惠镇早过了十一二公里。

索性到下管投宿也就算了,但是明日一早再赶路也麻烦,就下了车,天慢慢就要黑下来。

我找一饭店门前晾衣服的姑娘问,可有住宿。曰无。麻烦大了!

幸有乡间出租——小摩的,大叔开价20带我去丰惠镇,到了地,嘱咐我一个女孩家别贪便宜,找贵点的旅店,安全第一。

 image

饿的头晕眼花,忘了一路过来的风尘味,扑向饭店,和盒饭一样,点了两个素菜,老板娘就往店里端,55,我还想吃肉呢,罢了。结果豇豆里配菜是笋干,真是一口肉都没吃上。

出店小西瓜,问价1.3元,这个委实比上海都贵了呢。可能当地出产的西瓜都小,西瓜刀不是大长溜的凶器,是状似独臂海盗船长手上的弯钩,很特别。

看到饭店写着宽带两字,晃荡进去,80元一晚,总觉得能再便宜点,但没有还价的兴致。

进了房间,难得没有恐慌感。我时不时在家都会有恐慌感,这地还真是难得。猪拱食状吃了半个西瓜,心满意足去洗澡。

第二天醒来,外头太阳高照,想着昨日台湾被台风袭击,果真是两个世界。到小摊吃了碗兰州拉面,价钱和上海是一般的,不比上海面汤黄,面条倒是细,肉是红色,入味,少,加了一份肉,才看上去舒服些。

image

路边有花盆,3元一个,很想买,可是没法带,放弃。打小摩的上凤鸣山,15元,不可还价。一去果然遥远,一路的农家肥味,但仔细闻,味道还是有差异的。一亩亩整齐的绿田后是起起伏伏的山。

image

凤鸣山,国家2A景区,山下是农家老房,又修整中,不见人烟,一条大黄狗吐着舌头看都不看我一眼,他原是最靠山门那家农庄的狗,憨厚可爱,那农庄草顶竹墙,真有点后悔昨天没有投宿这家。

image

一对老夫妻卖票,10元,人真是干瘦的,但精神不错。

我举步,前方两级石阶上,一条红艳小拇指粗细三角头的蛇扭着几个S前行。我来不及惊艳那夺目艳丽的红,蹬蹬蹬倒退两步,尽量把话说清楚,“这……山里有蛇?”

老伯出来,“多大的?”

抬眼望去那红蛇以极快地窜入山间,无影。

我想了想,比起蟒蛇还真是不大,“小的。”

老伯食指和拇指比了个尺寸,“四脚蛇,不用怕的。”

image

呃,显然我看见的不是,居然没有顾虑的就上山,一路上只担心着别掉毛毛虫下来,我怕死这东西了。事后想想我大约是人蠢命好。

山里有蝴蝶,半个巴掌大,多数是黑的,也有极明亮的黄,一看就忍不住感叹,多夸张的色彩。

山里的景观都是小点,一处悬石瀑布,靠近便觉得凉气,但不敢进去,因为山间岩壁不知会有什么,想动物们也不会随意咬人,但看见过蛇,胆就小了。

image

主要景点是真人祠,香火不旺,几个老者在里面维持。听不懂他们说的话,抽了支签,原来摇签的姿势有讲究的,举在半空摇晃是掉不出签的。老者一边问话一边向供奉的娘娘做说明,我暗自猜测真人怎么变道姑了?第一次落了3根签,我粗一看是第七十签,也不知道当不当算,老者让我再摇,落下十三签,是支上上签。

回家后,我百度一下,七十签原是下签,大抵我花了钱,还是要我讨个喜回去的。

image

山里还有两三处景点,只是山间石板小道,杂草丛生,走了两步便胆怯。转身下来去亭子,突然见地面十几条白色肥胖的东西,差点叫出来,定睛一看,却是那白色的花瓣卷起来,落下地面,恶心地和毛虫一个样。

我真是不禁吓。

image

便反身下山,山边一小路下去,有石桥一座隐着。虽有小溪一条,但造桥亦无去处,说来古人都是怎么找到这些荒山野岭,还要开道建屋,神奇。

一想到以前还没有茅厕,洗浴,且时时见蛇虫,我便起鸡皮疙瘩,看来我对大自然之爱只是叶公好龙,本质上是百分百娇生惯养的城里人。

桥倒是没什么好看,只是忽然有东西动,望去是一条小拇指长,粗细不及小拇指一半的东西,像大号细长的蝌蚪在石桥壁上急速游走。那颜色漂亮的难以形容,五彩霓虹一身,那么小一点点身子居然什么颜色都有了,比孔雀裙都要好看百倍,泛着光。

我猜大约是四脚蛇,就是壁虎之类的小东西,如此好看也真是少见,想起先前的红蛇,这山里有意思的东西还真有。但也没敢大着胆上前,随手一张照片,抖了,完全看不出东西来。回来后和父母说起,我爸说了句越好看的东西越毒。

这个理,我那是倒没想起来,只是觉得极好看,画都画不出来的色。亏得没被咬,真要出了事,只能在那里做土地奶奶了。

image

下山有车,去祝家庄,就是出了祝英台的小乡。古代人多数依水而居,几户人家就是一个庄子了,嫁人出了庄子,就要远上好几十里路。

到了地头,只得一件药师庙,翻修中。隔壁一个挺好的饭店,门前一尊白色的女人雕塑。祝英台的墓和老家尚未整出来。唉,好歹也给个梁山伯啊,一个人多孤单。

搭车进城,去了孝女庙,在一片老房子里,庙是一九八七年修过的,涂金,门板上都有人物雕图,不大的地方,但是还有点气派。

image

又去周边的老房子溜了一圈,我喜欢住旧了的宅子,有人气有烟火有生命。有些窗里起了蛛网,想起久未有人了,偶尔见人,也都是老者。

隔岸的新楼在造,房子漂亮的和上海一样,旁边又是山又是水,搁上海那房价可就不得了。

尚有班车,遂回上海,需验身份证。

检票时,一大哥说,嘿,你三号,我四号。我回眸一笑。

结果上了车,隔壁的四号没人坐!!!靠,是我长的像母夜叉,还是我笑得过于饥渴,吓到了大哥,都躲了。亏我还抽了支姻缘的上上签!

回上海,回上海!

回来才知道导演谢晋是上虞人,上虞有名的春晖中学和南开齐名,另有白马湖相伴。

好吧,就这样吧。

PS blogbus贴图不便 还是这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