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image

没有地板,没有书,没有屏风。

2.

看了一个怪谈今儿。出自《玄怪录》。
古文太深。没怎么通透。
大概意思就是讲有一个考明经的书生。
这书生半夜误以为收魂的鬼差是入贡院考试时的领路小生...傻不啦叽跟着人家往阴间去了。
一路上惟书生脚下的路仅二尺宽此外全是泥泞。
有男人。有女人。有人揪他们。有人拽倒他们。有人给他们上枷锁。有和尚。有道士。BULABULABULA数百号人。浩浩汤汤。
直到在殿里排成五十人一司听见判官叫人付司狱,付硙司狱,付鑛狱,付汤狱,付火狱,付案,书生才恍悟自己原来已经死了。
书生名字叫吴全素。

吴全素与判官说他阳寿应该未尽。
判官查阅了卷宗记载后道,书生你命福浅薄此去还阳也只有三年好活三年的人世犹如瞬息总归你明经上榜也只是末名没有官禄名爵可沾反正最后是要回来的你还是痛快些就此投胎去吧来来去去徒增我的工作量而已。
吴全素闻言倒是没有什么悲戚之感只坚持一定要回去活完自己剩下的三年。
于是判官放他还阳去了。
走到殿外的时候许多等候处置的鬼魂看吴全素居然得以还阳纷纷流出了羡慕的泪水。

两个带他回人世的鬼差趁机勒索要吴全素的魂魄去逛他的阿姨和姨夫给他们各烧五十万钱方答应放他还阳给他好命格。
事毕以后又一时兴起带他去看了一出别人断气以后投胎的好戏。

一吏曰:“事毕矣,送君去。”又偕入永兴里旅舍,到寝房,房内尚黑,略无所见。二吏随自后,乃推全素大呼曰:“吴全素!”若失足而坠,既苏,头眩苦,良久方定。 -   此处倒挺像各种穿越段子。原来古人也好这一口。

而衙鼓方动,姨夫者自宣阳走马来,则已苏矣,其仆不知觉也。乘肩舆憩于宣阳,数日复故,再由子城入胜业生男之家,历历在眼。自以明经中第,不足为荣,思速侍亲。卜得行日,或头眩不果去,或驴来脚损,或雨雪连日,或亲故往来,因循之问,遂逼试日,入场而过,不复以旧日之望为意。-  杯具啊!

俄而成名,笑别长安而去。

乃知命当有成,弃之不可;时苟未会,躁亦何为。举此端,足可以诫其知进而不知退者。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