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我20岁生日。
所谓20年一个轮回。可是个大寿。

我现在正坐在一大堆礼物中上网。嘿嘿幸福的小女人要飞上天了。
唯一可惜的是我现在真的搞不清楚哪件礼物是哪个人送的。
我就乐呵呵地坐在地板上努力地猜想礼物的主人。
不过你们送的礼物我都很喜欢。

昨天喝了很多酒。
我以前最多只喝过一杯啤酒。而且是高脚杯里不满的一杯。
昨天在兴头上再加上被人灌,酒杯中的啤酒变成红葡加雪碧再变成纯红葡。
据别人形容,我的脸始终没红。也很清醒。
看来我的酒量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坏。一定是遗传我老爸的。

后来去KTV。是我们初中时候最常去的那个老地方。上了高中就不怎么去了。也算怀旧。
大家都很热闹,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
我们脱了鞋在沙发上边唱边跳。
《死了都要爱》《原来你什么都不想要》《SUPER STAR》是保留曲目。合唱依然默契。
他们一起唱《生日快乐》的时候。我感动地快哭了。
原来有些东西一直都在。

我相信以后也是。
就算各奔东西天南海北,就算不能相见。
任何时候任何情况都象当初我们手拉手走在一起一样。
因为我们都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