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子,岁岁更迭,会散发出它独有的霉味。
独独是喜欢嗅这种年轮的气味。
就好像手中摇晃着的经久琼浆一般,散发出它独一无二的重生痕迹,摸不着的,也抓不牢。
人在日子面前,很渺小,被动地接受滴滴答答的酷刑。
时针与分针分明是把锐利的剪刀,把日子剪破后重叠在一块,让人从斑驳的拼图里,窥见内心世界的不足与强大。
即使你不愿意面对也无法承认,它们还是一路旋转奔跑,停不下来的盘旋。
所以你我稍不留神,就会头晕目眩。

小时候看港产品,有一幕印象深刻,喜马拉雅山的空气,可以用瓶子收好,带到喜欢的人面前,再一次盛放。
声音可以录播,影像可以拍摄,
可是气味呢?
大概没有这种潘多拉的盒子,可以捕捉一切好的不好的气味。

呼吸旧房子的霉味,是一种习惯。
就好象躲在露台下面,背对并无视窗外美好风光,仅仅从折射的阳光里,去获取冬日暖阳一样。
都是保留脑海折痕的好方法。

呛到了嘛
不怕,记住刻下的气味吧,
空气里有湿度,有温度,有尘埃,还有生命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