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上午

我都在嫉妒一位美少年 我的嫉妒之火在芭蕉叶上 熊熊燃烧   他拥有浪涛袭往未知的双眸 每一次秋风动禾黍他都路过 搭乘音乐之车    他的同情 盛满大海 而隐秘的旋转的随时能够撤退的 灵魂是他优美的弱点   是的    整个阳光打在蕉叶的上午 我都在为一位美少年命名 我为他命名是为了 命令他潜入梦的中原   为了寻找高山的水隙中那座 荒废的花园    铜镜背面漆黑的 花园    门柱上爬满 夜捋去光泽的三角梅   美少年推开满身惊讶的铁门 (这惊讶旋即搂住野草的颈脖 不动声色) 他纵身走入矮树丛   更深月色下    两个影子在纠结 他摒住呼吸    悄悄靠近 他认出我来! 我在紧紧扼住某人咽喉!   他听出我呼吸不匀    呼气 粗重地绕过吸气    汗滴涔涔   我呼吸不匀    汗滴涔涔    但双手有力! 我偏转头    矮树丛中有两颗宝石的闪光   美少年回来    脸庞挂着露珠与草须 剩下的夜里他噩梦连连 第二天    没有人失踪 叽叽喳喳的报纸上也没有 不祥事件的报道 美少年来到我殷红的漆木床前 上面静静躺着狞笑着的兽皮面具和 一张羊皮纸   我从他梦的中原逃逸 美少年忧心忡忡   在遗留的羊皮纸上美少年读到了: 为了打翻盛放悔恨的泪水的容器 我谋杀了你抵达我的惟一工具 哦    以上帝的名义 所幸他并不偏袒   为了补偿你的损失我为你留下了: 啜饮露珠的唇 被玫瑰如何刺伤也不会松开的手 与一切相依为命    互相拥抱的胸膛     2009年9月7日 2009年9月20日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