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发给我的短信,显示是新的,如果我一直不按键,落满灰尘也好,是不是它就永远不会变成旧的?

你写给我的字,墨还没干,如果我开足冷气,用手捂住它,不让它蒸发,遍结蛛丝也好,墨的痕迹是不是就永远不会干涸?

你在我的眼前微笑,如果我一直睁着眼睛,不让它闭上,久立成石也好,你是不是就永远绽放在我面前?  

我只要一个微翘的含笑的嘴角,一个温暖的值得信赖的眼神,一副宽厚的肩,一双温热的手.

我要的不多,不算多.

只不过,有些东西不是我的.

有些东西,不必太珍惜.

有些人,不必太认真.

扑火的飞蛾,上辈必定也是个固执的女人,几经轮回,仍执迷不悔.有些爱情对于她过于灼热.

佛说,何必固执.

揭开黑夜,我想看清明天的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