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我来到 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象着 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暄
和你 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image

“一个人的世界,安静的可以听见花开得声音。”
我有一个坏习惯,暂时忽略大多数,反复听一首歌,直到要吐的地步。昨天晚上转的时候,听着自己的呼吸声,就觉得这句话再合适不过了。

钢琴和小提琴的协奏,尾音拉长,一直伸展到很远的地方。若流水,源源不绝。已经从简单的POP过渡出去了,可以感受到Classical的裙角。我想这种返祖现象才是POP真正的生命力。

陈奕讯的新专辑" Admit it",整张碟都做得不错。让我很受感动。有一个导演说,“我觉得最成功的时候就是在电影院,看到整个影院的人在某个场景一齐笑或是一齐悲伤。”那种感受着别人之感受拥有美丽的幸福,无限善的力量。当我闭上眼睛感受万马奔腾和涓涓细流之时,我只能看到自己,时间都停了。

在博海上认识了一个人,杨乃文。初次听过就爱上了,不知是哪个年代的人,也不知是有辉煌的过去还是像现在这样一直被少数人珍藏。在我们这座小城市,我买不到她的专辑,甚至在网上她的歌也少得可怜。

其实我不懂摇滚乐,但却听了2年。耳边轰隆隆的声音曾一度伴我渡过很多的过去,自己就像一座山,抱着很多声音活着,一个人喧闹,把孤单用声音控制在里面,冷漠对待周围。当渐渐抛弃小我,就不再能感受那样纯粹的嘈杂了。

那末,我也,回归POP,朝向Classical过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