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羊在海中膨胀
敲击让人心混沌
多了一重生命的人
本无理由再陷入虚无
可是坚硬的核桃
一次次长出分裂的心

在黑暗里被打入更大黑暗的人
要怎么才能看到光明?
断了的树枝可以再长
断了的人在慢慢干枯
绝望是缓慢的齿轮
一点点磨掉皮肉
越来越收缩的是内心
噩梦埋藏得很深
死亡却很浅
在夜晚搅动一池水
就能让脆弱的人哭醒过来

12.12.31

什么也不做
日子也会失去
那风呼呼地穿过
日子上的窟窿
在纸上哗哗作响
你留下的窟窿在哗哗作响
除了十指
你现在真的很少拥有什么

12.10.17

你放下鱼搅动海洋
海水就注满虚空的壳
你接受了大爆炸和未明
翻滚的石头向上跌落
你开始勤于修剪枝叶
打扫房间
清理让人心愉悦
梦还是一层一层地压上来
仿佛要让所有的前世
都在虚无中重演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