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站在我面前却不是我。
这句话怎么都不懂。
我。不是我。

问我这段时间去哪了。我说我是去自我沉淀去了。
其实我是不想说我是去跟自己打架去了。
说了你们也不明白。
我亦无法确定现在在写博的我是不是我。
胜负未定。我仍纠缠在挣扎之中。

一天之内以同样的心情两次走过同样一条街。
无法名状的压抑。
看过蚂蚁搬家。天边短暂的彩虹。狗反常的吠叫和上窜下跳。
我骗自己道。第一次是我走的。第二次是我走的。不是一个人。

每天看两个女人哭。哭着述说着。又好象是说给自己的。
我只是看。也不安慰。
如果无力解决。那么安慰也没用。

听说在下着雨的傍晚带着衣服出走。
我看到大片大片的乌云。
那些退让和将就。
真的可以那么义无返顾么。

最近经常看到幻象。故人和旧事。
别人身上的自己。和自己身上的别人。
有的时候亦会象镜子一样逼近。那些似曾相识的影象莫名的具有某种可怕的力量。
步步逼近。另人窒息。
这是我的反面。亦或就是我的真相。
我怕有一天我会超出自己的掌控。

还是失眠。整夜失眠。
和朋友去拍大头贴她们说我黑眼圈很重。
说回去帮我PS掉。
我竟然跟两对情侣一起去拍大头贴。
很不理智的表现。

发现我跟小水已经认识很久了。
落。一年前她叫我小姨。小水的博客联接里这么写。
我觉得不止一年。
最近总是跟认识很久的朋友玩在一起。
3年。6年。10年。12年。19年。
我开始特别小心地计较着时间的长短。一寸一尺时间无法度量。
这长短是否就代表着信任和理解。

小芳在兰州发短信给我的时候我正在吃冰淇淋。
她说今天很冷,单穿件长袖会发抖的。